爱下书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女神的贴身男秘 > 第一千七百四十章 结仇
    “小马,小秦,你们怎么……”南宫司脸上露出惊讶的神情问道。

    “如果连前辈中毒,我都看不出来的话,还怎么对得起鬼门绝学,更对不起前辈这么长时间的传授之恩!”

    鬼门本就是邪魔歪道的鼻祖,对于毒也有天生的抵御化解能力,只是这些年鬼门不允许弟子再修炼鬼门心诀,南宫司本身实力不强,此时中毒也就可以理解!

    但秦烈在苗疆吸噬了五毒,加上实力提升,非但百毒不侵,并随着医术的提高,早上两人见面时,便已经察觉出他中毒。而南宫司以伤风感冒来搪塞,他便察觉到有什么隐情,但以南宫司的性格,既然不肯直说,别人追问也没用,他只能故作不知,以结算薪水及送别的借口,让他留了下来

    。

    说白了,肯用毒的都是卑鄙阴险的小人,也很快会找上门,便提前安排好了一切。

    刚才之所以没立刻上前相助,是知道南宫司并不是泛泛之辈,就算是中毒,也不会不堪一击,同样也看看对方的实力!

    秦烈稍一停顿继续道:“前辈,发生这么大的事情,你也不告诉我们一声,太把大家当外人了吧?”

    这话带着一丝埋怨与调侃,让人听来却更加亲切。

    “哈哈,鬼门的家事,我不想麻烦你们!”南宫司打着哈哈回答,所说的麻烦,自然是不想连累众人的意思!

    “麻烦?这里的人,哪个跟鬼门没有关系?”秦烈明白他的意思,环顾了众人一眼反问。

    无论是他,还是马德超与这帮队员,都修炼了鬼门心诀,虽没有师徒之情,也不是鬼门的弟子,可体内却都流着鬼门的心诀真气!

    稍一停顿继续道:“前辈你先休息一下,把这三个交给我们就行!”

    “哼,好大的口气,以为仗着人多就是我们的对手?”刚才差之毫厘的凶险,让段老六脸色苍白,话语中带着恼怒道。

    小人就是小人,话语虽嚣张强硬无比,但又带着一种酸溜溜的味道,意思是堂仁这边人多势众,有点不公平,最好是tm单打独斗!

    他不是傻瓜,刚才马德超的出手,让他也知道这些人并不好对付!

    “不管人多人少,只要不让你们活着离开就行。”就这种小聪明,秦烈怎么会不明白?微笑着回答。

    他说的轻松,甚至脸上的笑容都人畜无害,但眼神中流露出的阴冷狠辣,让对方三人都如坠冰窟,浑身不自觉的打了个冷颤。

    “别tm废话,有种过来试试!”段老六肯定不会这么认怂,硬着头皮喊道。

    “就凭你,还不配让他动手,我来就行!”

    马德超走到旁边的队员身前,接过一把锋利的短刀,向他走了过去冷笑着继续道:“敢来这里撒野行凶,还没人能活着离开,今天你们也不例外!”

    这话虽有些夸张,但死在研发中心的人还少吗?敢来挑衅的都没有好下场!

    “住嘴,我倒要看看,你有多大的本事!”

    无论是从散发的气势与地位,秦烈无疑更难对付,马德超主动出战,段老三正求之不得,说完后,直接飞身而起向他扑了过去!

    祝老三并没有阻拦,是他也想试探一下马德超或者说众人的实力,毕竟对方人多势众又是做好了准备,这样考虑也算十分周全。

    砰!

    马德超并没有使用短刀,而是挥掌硬接,双方瞬间碰撞在一起!

    闷响过后,两人都同时后退两步,可见实力在伯仲之间。

    对于这点秦烈倒也丝毫不感到担心意外,甚至对马德超的实力,更多了几分信心!

    毕竟他能感觉到,段老六在符门中也属于有身份实力的角色,势必也是多年修炼本门功法心诀,实力不容小靓,只是龌蹉小人的性格注定难成大器!

    修炼功夫就是要专心加勤奋,才能进步很快,心思都用在算计别人上,结果可想而知。

    这点与做生意正好相反,商场本就是尔虞我诈的算计,一些卑鄙龌蹉的小人,反而正好如鱼得水,至于喊着的诚信经营,完全是生意人美化自己的屁话而已!

    妻儿惨死,让马德超人生也了无牵挂,只是一心一意的追随秦烈,尽心尽力的守护着堂仁,短短的时间,修炼鬼门心诀到了现在的水平,已经算十分难得。

    更主要的是,特种兵的资质与经验,很容易便把鬼门心诀与实战结合起来,这点是任何所谓的门派弟子都无法做到。

    兵,说好听点是保家卫国,说难听点就是培养的杀人机器?

    段老六显然早有打算,身体刚刚站稳便手臂一扬,手中再次多了一张米黄色符篆,大喊道:“驭鬼……”

    啊……

    只是还没喊完,便发出凄厉的惨叫,手臂在肘关节处被削断,鲜血喷射而出,院子里开始弥漫浓浓的血腥味道!

    “装神弄鬼,一样的手法,岂会让你用第二次?”马德超手拿滴着血迹的短刀,冷笑着说完,再次如闪电般冲了上去!

    正如秦烈所料,两人的实力本就不相上下,段老六想着再次攻击,他岂不是也一样?只不过比的是谁出手更快。

    嗤!

    段老六在断臂的痛疼下,根本无从闪避,短刀直接刺入心脏,张大了嘴巴,眼珠瞪得老大却失去了光彩,摔在了地上挣扎了几下后再也不动!

    “老六……”祝老三失声喊叫。

    他显然没想到,马德超更加狠辣而直接,出手便是死招,没有丝毫的余地,甚至想出手相救都来不及。

    也不可否认,心中同样多了一份恐惧,毕竟秦烈还没出手,周围还有几十个队员,想走哪有这么容易?

    “该你们了!”马德超拔出短刀,指着他冰冷的说道。

    “这是我们跟鬼门之间的事情,与你们无关!”

    既然能使出下毒的技俩,足以说明祝老三也不是什么英雄好汉,说出这话更是一种认怂的架势,只是厚着脸皮就跟合情合理一样!

    看了一眼南宫司继续道:“南宫司,如果我们回不去,鬼门弟子一个都别想活!”

    说这些,已经是吃果果的威胁。

    “小秦,算了,放他们走!”这话显然戳到了南宫司的痛处,他脸上虽充满了愤怒,但沉思片刻后,还是摆了摆手吩咐,对祝老三继续道:“冤家宜解不宜结,心诀已经毁了,以后你们也别再打这个主

    意!”

    “没问题,这事回去我会告诉门主,饶过你们鬼门!”祝老三松了口气,脸上闪过得意,只是话语好像一个施恩者一样,可见内心早已不把鬼门放在眼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