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下书小说网 > 神医毒妃 > 第946章 为夫邀你提灯夜游
    “李家?”白鹤染皱了眉,“哪个李家?”

    白瞳剪小心翼翼地往五皇子那边撇了一下,见五皇子正在跟白兴武说话,并没有往这边注意过来,这才道,“就是内阁学士府的李家,五殿下的外祖家。”

    “白花颜怎么跟他们家的女儿混到了一处?”白鹤染回想着白颜语的交际,似乎以前并没听说她跟学士府李家有往来。不过也有可能是她去青州这半年搭上的,这也是有可能的。

    白瞳剪告诉她:“其实我也不知道在担心什么,按说女儿家嘛,有几个交心的好姐妹也是正常,花颜是庶女,同李家庶女走到一处就更是正常,所以我可能是多心了。但我就是觉得不太对劲,就是觉得那孩子的眉眼间布满了算计。阿染,你说她怎么会变成那个样子?”

    白鹤染失笑,“我怎么知道她为何会变成那个样子,但我认识的白花颜从来就不是一个省心的人,她眼里有算计,那太正常了,就是不知道这一回她算计的是谁。”

    没有人知道白花颜算计的是谁,甚至就连白花颜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同李家的庶女李月梅走在一起到底图什么。那李月梅不但是个庶女,还是个胆小又贪财的货,也不知道李家是怎么养的,好歹也是学士府,可是一出了门就跟土包子似的,什么都没见过,穿的戴的还不如她好,真不知道她是哪根筋搭错了,居然会约了李家的庶女去逛街。

    白花颜坐在屋里,面前还是对着一面大铜镜。她觉得今天照出来的脸有点儿过大,镜子还是这面镜子,没有变过,那肯定就是她这张脸的问题。

    “青草,我是不是胖了?我怎么瞅着脸都大了呢?”

    青草站在边上侍候,听她这么问,赶紧仔细端详一番,然后摇头,“没有啊,还是跟平常一样。小姐是不是有点儿累了?要不先躺一会儿,歇一歇?”

    “躺什么躺,一天到晚总是躺着,骨头都快上绣了。你再瞅瞅,脸真的没大吗?昨日晌午跟那李月梅吃饭,她点的全是肉菜,看着都腻得慌,居然她还用自己的筷子给我夹着吃。我真是想不通堂堂内阁学士府,好歹也是个二品官邸,怎么会养出这样的女儿来?她们家是一辈子都没吃过肉吗?你瞅瞅她都胖成了什么样,坐下的时候衣裳都快撑开了,居然还可着劲儿的点肉菜。同她坐在一起简直是丢人,好歹是要的雅间儿,没多少人看到。”

    青草也觉得白天那位李小姐是不太像样子,那个体型都能装下她们家小姐三四个了,也不知道是怎么吃才能把人吃成那般。非但如此还十分贪婪,一听说白花颜要送她耳坠子,赶着就挑了副特别贵的,还说那也就是平常玩意,家里有的是,也是看在白花颜好不容易开了一次口,不好意思拂她的美意,这才随便挑选了个。

    青草生自认为不是那种乱嚼舌根子,又看不起这个看不起那个的那种人,可这位学士府的李小姐真的是太一言难尽了,让她都忍不住想要吐槽。

    “或许因为是庶女,所以管教就松了吧?”青草想了一会儿道,“听说学士府的嫡小姐还是挺好的,就是没想到居然这位庶小姐会是这般德行。小姐以后不要现去找她了,跟这样的人一起上街真的很丢脸,她行为不当,连带着小姐您也跟着被指指点点。”

    白花颜深吸了一口气,“青草,你这是在提醒我也是个庶女吗?”

    “不不不,奴婢真的没有那个意思。”青草一下就慌了,“那位李小姐怎么能跟小姐您比,那简直一个天上一个地下啊!”说完怕白花颜误会,赶紧又补了句,“您是天,她是地。”

    “哼!”白花颜轻哼,总算是没有再追究,继而轻叹了声,“我也不愿意同这样的人往来,要是那李家的嫡小姐李月茹能接我的帖子,我也不至于退而求其次,选择李月梅。”

    “小姐,为什么一定要这样?”青草不甘心,苦苦哀求,“上次就因为三小姐的事,二小姐追到你头上,出手那么狠,您的头发掉了一大把,现在有一块儿还是秃着的,您就不能放弃这个事,不再折腾了吗?”她指的是白燕语跟五皇子的事。

    昨日白花颜突发奇想,居然给李家的嫡小姐下了帖子,相约一起游玩。可惜那位李小姐没给面子,委婉地推拒了。但是白花颜不死心,又把主意打到了李家的庶小姐身上。

    青草起初想不明白为何突然约起李家的小姐来,平日里没有往来啊!可当她听到白花颜一次又一次地跟那胖成球一样的李家小姐提起白燕语和五殿下,她就明白了。

    敢情这是她家小姐始终放不下三小姐跟五殿下那档子事,还想着造一番是非。

    当时她就阵阵崩溃,觉得她跟的这位小姐真的是没救了,伤疤还没好就忘了疼,一点儿记性都不长,也永远都掂不清自己的份量。跟着这样的主子,她还能有什么好?

    青草挨过很多次打,但她还是总忍不住要劝白花颜:“五小姐,放弃吧,好好过自己的日子不好吗?何况这个事儿您去跟李家小姐说有什么意义啊?”

    “怎么没意义,你懂什么?”白花颜狠狠地翻了个白眼,“先前没约出来的那位李家嫡小姐李月茹,那是五殿下的亲表妹,这表哥表妹有情有义,京里面谁不知道?我以前还听说大学士到贤妃娘娘面前去提过亲,虽然后来没得到什么回应,但也没听说那位李小姐再钟情别人,更是没有听说她跟旁人订了亲。所以我猜想她心里一定还是装着五殿下的,所以当她听说五殿下跟白燕语的事,你说她会不会恨上白燕语?甚至……”

    她抬起手,做了一个摸脖子的动作,吓得青草猛地打了个激灵。

    “小姐,您把那些事情说出去,就是为了让那位庶小姐传达给嫡小姐,然后再让李家嫡小姐想办法对付咱们三小姐?”这话说得十分拗口,但总归逻辑是对的。

    白花颜点了点头,“我收拾不了她,便让别人去收拾她吧!”

    “小姐,您为什么一定要收拾三小姐呀?”青草都急哭了,“奴婢不是拦着您,奴婢是觉得,每一次您有什么动作,最后都没能逃过二小姐的眼线,每一次吃亏的都是您。打从二小姐从洛城回来,您大伤小伤的从来就没断过,难道还没死心吗?小姐啊,奴婢打小就跟着您,您打奴婢骂奴婢都行,但是您能别折腾自己了吗?奴婢看着您也心疼啊!”

    白花颜深吸了一口气,“你是心疼,可我是不甘!我不折腾怎么办?我不折腾,这府里还能有我的容身之处吗?我打不赢白鹤染,挤不掉白蓁蓁,但如果我连个白燕语都对付不了,我在这府里活着还有什么意思?我的将来还能有什么指望?”

    “小姐,您想偏了!”青草苦口婆心地劝,“其实奴婢真的觉得什么都不做,比什么都做要好得多。不如您试试,不折腾了,就好好过日子,哪怕谁也不搭理谁呢!只要您不主动惹事,奴婢相信二小姐她们是不会不顾念姐妹情谊,反过来陷害您的。”

    “你相信?”白花颜当时就笑了,“青草,你一个小丫鬟,哪来的那么大自信,敢替那白鹤染做保?你难道看不出,如今的白鹤染是个有仇必报之人?我与她的恩恩怨怨都已经算不清了,她哪里还能放过我?你信不信,就算我现在跪到她面前,她也不会给我一点好脸色。”

    “不会的,小姐,真的不会的。”青草一边哭一边纳闷,这五小姐过了年才十一,哪来的这么怨毒的心性?哪来的这么些个花花肠子?从前的二夫人用了十年,居然把她给养成了这个样,难道二小姐说得都是对的?二夫人是故意把五小姐往歪了养的?

    “不会?”白花颜还是冷笑,“如果不会,如果她们真对我有半点姐妹情谊,就不会把我一个人孤零零扔在府里,就不会连除夕之前的最后一顿团圆饭都不带上我一起,甚至连问都没问我一句。你知道吗?她们都去天赐镇上的公主府去吃饭了,二叔家也去了,三叔家也去了,所有人都去了,却唯独扔下了我。这哪里还是把我当成亲姐妹,分明就是陌生人。”

    白花颜的眼神愈发的怨毒,“我知道我自己已经没有什么前途了,所有的路都被那白鹤染给堵死了。可是我不甘心,就算前面是死路一条,我也要拉上一个垫背的。白蓁蓁我拉不起,那我就要拉白燕语,我死也要把白燕语一起拖下水。我不想好,她也好不了,我要让白鹤染也尝尝失去亲人的滋味,让她也尝尝保护不了身边人的痛苦。”

    除夕夜的前一晚,天赐镇上放起了烟花,君慕凛将一盏兔子花灯递到白鹤染的面前:“小娘子,为夫邀你去提灯夜游,可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