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下书小说网 > 无限气运主宰 > 第1266章 现在的道宗已不是以前的道宗
    聆月依依不舍的从苏景的怀里下来。

    月儿轻声说道:“聆月,你去跟前辈一起继续修炼去吧,我反正也听不懂,就不去了,先陪着舅舅吧。”

    “嗯,那舅舅,我走啦。”

    聆月一步三回头,不舍的看了又看,然后才主动牵上了道无涯的手。

    两人身影瞬间消失。

    苏景笑着对月儿伸手。

    月儿低头羞羞的笑了笑……

    主动握住。

    笑道:“舅舅,您终于来了。”

    “嗯,事情告一段落了,这回过来,应该能在天涯海阁住一段时间了。”

    苏景歉然的笑了笑,说道:“这回,能多多陪陪你们了。”

    “嗯。”

    月儿开心的笑了笑。

    她似乎已经习惯了不太过大喜大悲,哪怕现在这种极度开心的情况,也仅仅只是脸上笑意更为明朗而已。

    但眼底的雀跃,却是几乎要溢出来了。

    “先把狂徒安置下来吧。”

    慕清言轻轻松了口气,说道:“不管怎样,道无涯没有对狂徒出手,是再好不过了……但……我们最好也把他安置的偏一些,不然的话,老是在道无涯面前打转,万一他改了主意,那才是最糟不过。”

    “好!”

    当下,慕清言领路。

    而沿途……

    慕清言一路走着,脸色却越发的古怪。

    苏景婠婠也是满脸的无语……

    倒好像是看到了多么荒谬的事情一般。

    几人一路到了天涯海阁一处清雅无比的居所。

    将狂徒小心的安置在床榻之上。

    “这云隐阁平日里罕有人来,倒也算是安的修养之所。”

    慕清言轻轻吐出了口气,深深的看了眼躺在床上的狂徒,又贴心的上前帮他掖好被子。

    叹道:“但这……感觉几个月未曾回来,这天涯海阁都变的让我不大认识了。”

    确实。

    这一路走来……

    沿途也遇到了不少天涯海阁弟子。

    但这些弟子们,神态气度,却皆已经与以往那神采奕奕的姿态不同。

    反而一个个气质若仙,神态婉柔,俨然仙子下凡的姿态。

    苏景自然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显然,天涯海阁大多弟子们,都开始修习慈航剑典了。

    倒也不奇怪,慈航剑典威力不弱,放在哪一宗门,都可说是最为一线的功法,当然最重要的,还是修炼之后,可由内而外,散发一股天仙下凡的绝美之感。

    这种可说媚术一般,却又不似媚术那般下流的功法,自然极其受欢迎。

    毕竟不是人人都有资格修炼极情十剑的!

    只是这么一来……

    天涯海阁众人神态气质皆是大变,也难怪慕清言会感慨这宗门自己都不认识了。

    “没办法呀,想要修炼什么法门,可不是弟子所能强行命令的,甚至连胡媚师妹,她早早的便入了先天境界,可还是转头去修炼慈航剑典,用她的说法,不求功力提升,但求能让她更为美貌足矣。”

    慕容若快步走了进来。

    苏景与她,于轮回空间之内分别未曾多久……

    她仍是那一袭干练的装束,利落的马尾竖在脑后,随着走路微微晃荡,看来,竟有几分可爱之感。

    目光在苏景身上掠过,两人对视一笑,一瞬间,已有千言万语同时流淌而过。

    既是同生共死的战友,又是互相倾慕的爱侣。

    灵魂的相知,有些话,是不必说的那么明了。

    “容若。”

    婠婠……

    或者说师妃暄,已经不自觉的出现,痴痴的望着她,轻声道:“你竟真的完成了对妃暄的承诺,将……将剑典流传出去了么?”

    “还得多谢妃暄你赠功之恩!”

    慕容若轻笑道:“如今,妃暄你已是我天涯海阁传功长老了呢……唔,妃暄你不会责怪我自作主张吧?”

    “自然不会。”

    师妃暄轻声说道。

    慕容若转头看向了慕清言,诉苦道:“师父,弟子这段时间里,可真是殚精竭虑,累的连练剑的功夫都没了,师父您这回回来,应该是不会再走了吧?”

    “死妮子,还有脸跟我抱怨?”

    慕清言道:“为师是为了谁的男人这么辛苦的?要不是怕你守寡,为师真的是什么都不想管了……”

    慕容若脸上带着些莞尔神色,仿佛没有听到自己师父的揶揄似的,或者说已经与苏景有了最为亲密的关系,她的脸皮也厚了不少。

    而且她深谙自己师父那越是得逞越是人来疯的性子,抿嘴而笑,道:“弟子守寡不要紧,万一师父守了寡……那才是大大的不妙呢,难怪师父您老人家急急忙忙的便要往回赶,这位师公……啊不对,该是狂先生才对,莫非是伤的很重么?”

    “死丫头,皮痒了不成?”

    慕清言顿时俏脸微红,脸上更是带上了些微羞赧神色。

    嘴上却不服输。

    慕容若却见好就收,关切的问道:“对了,师父,这位狂先生的伤怎么样了?”

    “还好吧!”

    慕清言听得自己弟子说起正事,她脸色也沉重了下来,轻声道:“为师本想带他到万叶飞花谷,可路途遥远,而苏姑娘虽然正在神炎宗之内,而小苏又在神炎宗之内留置有传送阵法,可……凌大哥他……想想,天涯海阁竟然是唯一能够让他安心修养的地方了,只是想不到,道无涯竟然也会在此。”

    “他并无恶意,只为传授弟子,留传衣钵而已。”

    慕容若正色道:“我本欲邀那道无涯为我天涯海阁客卿,毕竟他日后,恐怕会在天涯海阁留上不短的时间,可他却拒绝了,用他老人家的说法,道修不比武修,活到他这个岁数,寿元怕是有限的很,阴阳道宗他已可放手,他也无心再去管其他的那些琐事,只想赶紧将自己一身所学尽快传授下去。”

    “这话倒是不虚。”

    苏景突然心头一动,心道当初自己可是答应过,要为道宗研究出一项强身之法,不须对敌,只消能让那些道修们身强体壮,多活上一段时间便可!

    如今自己已经突破先天返虚之境,甚至于玄藏境亦仅仅只得一步之遥!

    这事也该提上日程了。

    虽然之前随着自己与道无涯的交恶,这事似乎是不了了之了,但问题是……现在的道宗,可不是别人的道宗了,是自己师父与师姐的道宗,这跟自己的有啥区别?

    得上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