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下书小说网 > 那座江湖那个人 > 第二百零九章:有人从远方来,有人自我沉迷
    夜色风雨,潼阳郡一山连着一山,雨水在不停的冲刷着,一座大山里有一个手里提着剑的青衫男子正传穿行其中,神色颇为恼怒,手里拿着一块干粮啃着。

    虽然这大雨磅礴,但是那青衫男子却是一点都没有受到影响,那主动避开的大雨彰显着这人很可能又是一个大修行者。

    “真是遇了鬼了,”那青衫男子一边走,一边骂道:“慈航剑斋那群疯女人,这特娘的什么时候才是个头啊,不就偷了一件肚兜吗?至于吗?奶奶的,都快被追出感情了!”

    话音刚落,丛林里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响起,一群穿着淡黄色长袍的女子提剑冲了过来,大喊道:“悲风,你还不束手就擒!”

    那些女子的穿着打扮都是佛门特有的,而且剑上的特殊标记是属于南海慈航剑斋的标记,也就证明着这群女子乃是七宗八派中的慈航剑斋的弟子,也是天下最强大的三个女子门派之一。

    那青衫男子无奈的摇了摇头,轻声道:“你们下一次就不能换一句话吗?追了这么久,我啥时候束手就擒过,还有啊,能不能别追我了,别以为我不打女人啊!”

    “废话少说,”慈航剑斋得弟子一声厉喝,提剑就冲了上来。

    “唉,何必呢!”悲风将手里的干粮一扔,正好砸在了一个女子脸上,悲风顿时很不好意思的说道:“哎呀,不好意思了姑娘,在下就不跟你们纠缠了,告辞告辞!”

    悲风一边说着话,就慢慢地消失了,速度快到肉眼几乎难以看清。

    “追!”

    …………

    细雨绵绵不绝,夜色已经浓烈了,路边小客栈里陷入了沉寂之中,蛊神教的人都知道这下子遇到了硬茬儿,不过好在对方似乎并没有要斗下去了意思。

    迄楼康朝着宁清一拱手,道:“蛊神教迄楼康,见过阁下。”

    宁清拱手道:“蜀中顾家客卿宁自清!”

    钦天监宁清在劫法场之后便不得不消失在世间,虽然有少部分人知道宁清根本没死,也是皇帝认可了宁清不死,但是,最起码的掩饰还是必须得有,所以宁清从此对外自称宁自清。

    迄楼康眉头一挑,道:“蜀中顾家?不知道阁下说的是哪一个顾家?”

    蜀中的门派很多,或许会有顾家,但是能够有大修行者的顾家,迄楼康是完全没有映像,虽然他是西域苗疆的人,但来到蜀中也不可能不将这里强大的势力了解一下,能够拿的出大修行者的世家,都是不弱的世家,他都会有所注意。

    宁清自然知道迄楼康这是什么意思,留个名头罢了,他淡淡道:“家主,无双公子顾青辞!”

    迄楼康眼神一凝,顾青辞这个名字,或许之前他不知道,但是到了夏国,作为江湖人,不知道顾青辞的人恐怕还真不多,可以说,这段时间整个江湖活跃度最高的莫过于这三个字,无双公子的名头,已经由不得他不重视了。

    迄楼康急忙道:“既然是顾家之人,想来定然是个误会,阁下,此事在下不对,来日必定登门致歉,现在希望阁下能够莫管这一桩事情。”

    宁清冷哼一声,道:“老夫本来就没想过要管,一直都是你们在不依不饶,我已经解释过了,不过,你们既然动手,总不能一句误会就此算了吧!”

    迄楼康其实不确定宁清到底与林碧玉有没有关系,不过,就在这时候,外面进来了一个蛊神教武者,轻声道:“长老,我刚刚出去找了几个人询问了一下,顾家的人是从京城方向来的,前段时间听说无双公子的事,想来应该是刚回蜀中,那个妇人应该就是无双公子的母亲,所以,这件事情确实是个误会,那个是被林碧玉挑拨算计了。”

    迄楼康心里有底了,也知道自己站不住理,急忙道:“阁下放心,这件事情我已经了解清楚,我们之间的冲突,都是被林碧玉那个女人挑拨的,当然,我不会推卸责任,待我处理完这个事情之后,甘愿承受阁下一掌,如何?”

    宁清淡淡道:“可以!”

    这一掌,只不过是给宁清一个台阶,其实两人都知道,宁清不可能真的一掌拍死迄楼康,更何况,宁清刚刚出手,只是取了一条手臂,并没有杀人,也是很明显的说明不想为敌,但是,迄楼康也有点苦涩,不管如何,这一掌,也会让他不知道躺多久。

    人嘛,做错了事情,总要付出一定代价的。

    但是,看到宁清居然和迄楼康讲和了,满心算盘被打散的林碧玉急了,立马说道:“宁前辈,我求求你帮帮我,迄楼康是苗疆人,你是我夏国的隐世高人,怎么能袖手旁观呢?”

    宁清淡淡的看了林碧玉一眼,道:“你这女子,真是蛇蝎心肠,如果不是我老头子有几分功夫,刚刚就被你算计死了,我没有一巴掌拍死你,已经是不想造杀孽了!”

    “不不不,”林碧玉急忙道:“宁前辈,我曾经在京城见过您出手过,我知道您是高人,所以我才这样的,要不然,我也不会如此,我真的是走投无路了。”

    “与我何干?”宁清冷冷道:“凭什么我有武功就该替你出手,我老头子也不欠你,更何况,你只是见我出手,你怎么就知道我能够打得过,你别跟我说你不知道对方有大修行者,你不过就是想找个人替你拖住敌人趁机逃跑,你真以为我几十年是白活了吗?”

    林碧玉是真的慌了,说道:“前辈,您不能这样,你是无双公子的客卿,无双公子曾经为了汉人,血战沙场,您作为他的客卿,怎么能够任由外族人在大夏杀人呢?你就不怕传出去毁了无双公子的英名吗?”

    林碧玉这话一出口,迄楼康脸色一僵,显然,他也是知道顾青辞在长岭县的事情的,他更知道中原人在乎名声,为了名声甚至连命都可以不要,他现在也担心宁清为了名声出手,他摸不清宁清的实力,但是,没有任何一个大修行者会简单。

    然而,宁清却冷冷一笑,道:“你这女子,真是好恶毒的心思,我家公子的名声也是你能毁的,无双公子约战沙场,是为了那些爱戴他,尊重他的百姓,而不是为了一个恶毒得不顾他人性命的女人。”

    宁清直接招呼着小石头和顾夫人就走,他有一些话没说出来,要是顾青辞在这里,这女人压根连说话的机会都不会有,要知道这女人那一点算计,可不单单只是算计了宁清,还有两个不会武功的人,在这里起了冲突,还能活下来吗?

    若是顾青辞在这里,他可不会像宁清这样多一事不如少一事,顾青辞或许会随手就一剑杀了这直接致人与死地的女人,因为这女人算计了他母亲和弟弟,那冲冠一怒连尚书府都敢杀进去的人,又怎么可能会被那所谓的名声给羁绊。

    “不伤害汉人的异族,无双公子也不曾去杀过他们!”

    随着宁清几人的离开,蛊神教的人都悄然的让开了一条路,然而,刚走了两步,林碧玉突然疯狂的大笑了起来,指着宁清,满脸狰狞,恶狠狠地说道:“你这人武功这么强,却这么冷血,你这种人就不该活在世上,这是你逼我的,我死也不会让你好过?”

    宁清顿住脚步,心底没来由的有一种不好的预感,同时满满的厌恶也是完全写在脸上,他不太明白这种人的想法到底是怎么样的凭什么别人实力强,就一定得救她,就一定得接受她的算计?

    但是,宁清看着林碧玉仿佛癫狂的模样,有些疑惑,还没问出口,就看到林碧玉手里掏出一个黑色的盒子,那一瞬间,蛊神教的人都很激动,然而林碧玉将盒子打开了之后,蛊神教的人顿时脸色大变。

    林碧玉脸上扯着得意的笑容,指着宁清说道:“这是你逼我的,我死也不会让你好过。”然后,她突然指着小石头,对着蛊神教的说道:“你们不是要琉璃金丝蛊吗?我刚刚就放到那小孩儿身上了,这会儿,恐怕已经种到他心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