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下书小说网 > 落夕传 > 第二十五章 密谈
    这一片像是有人刻意栽种的林子,树木笔直,郁郁葱葱,落夕心中抑郁,不愿早早回到马车上,带着李立和菁菁在林子里游荡。

    “骆姑娘,骆姑娘”声音从身后传来,落夕回头望去,只见谢杰紫色的衣衫在林中若隐若现,李立大声回答“在这里”。

    谢杰听到了,向着声音的方向看去,脸上浮现出灿烂的笑容。

    落夕一直拿不准谢杰的用意,此刻见他追来,向菁菁使了个眼神,道“你们二人去找些水去。”自己独自站在原地等着。

    与落夕主仆二人独处时,李立一直有些胆寒,即便心中略觉不妥,亦不敢多言,抬脚便向着河边走去。

    菁菁看着先行李立的背影,皱起了眉头,待到二人走远了,确信不会被人听到二人,菁菁快走两步追上了李立,试探的问道“你……依旧怕我吗?”

    思绪回到上元节的那个月夜,时间过去了许久,但李立仍时常从梦中惊醒,梦里月牙的血不停的流,好几次要将李立淹没,直至现在,面对温柔可人的菁菁时,李立仍会不由自主的想起梦中那冷酷残暴的影子,即便已然知晓二人并不相同。

    李立答道“姑娘多虑了,那夜的事我已经忘记了。”

    月牙这件他没有告诉任何人,包括自己的养父李成勇,一是知道他与宫女私相授受本不符合宫规,说出去反而会被一板一眼的父亲责骂,再则,对方是王后,是燕国的嫡公主,连大王都要顾及燕楚的关系对她礼让三分,这样的权势地位,他将真相说出来又能如何。

    菁菁不信却没有办法,只得道“你放心,殿下讨厌鬼鬼祟祟、吃里扒外的人,那天也是凑巧了,撞上了蓁蓁,事情才会变成如今这样,其实殿下知道真相后也曾严厉批评过蓁蓁,说她办事鲁莽,以后不会再有这样的事了。”

    李立知道,过了这么久,王后都没出手对付自己,想来也不会把自己放在眼中了,他在意的不在是这件事,“姑娘放心,李立真的不记得那晚的事了。”

    菁菁看出他仍有戒备,细细思辨,又觉得他心中似乎是有一团火气,想了想又道“那你可是因为玲珑的事……”

    提到玲珑,李立握紧了双拳,连呼吸都重了几分。

    菁菁连忙解释道“对不起,是她在殿下的胭脂里下毒,我……只是想保护殿下……”

    那日峰才楼的事被大王压了下去,所以知道的人不多,但是做为实质上的內侍总管,李立自然明白,当时落夕不光查到了这次玲珑下毒之事,还有琴妃失宠、梅妃暴毙等等近年来的宫中惨事,桩桩件件都或多或少与和畅宫有关,和畅宫的掌事宫里翡翠是慕相安插在宫中的一只臂膀,万不可有损伤,而玲珑不过是若干棋子中较为得力的,并不是那下棋之人,两相权衡下只得将玲珑推出来顶罪。

    李立久久未言,菁菁叹了口气道“对不起,我不是有意想至玲珑于死地的。”

    在宫中这么些年,李立清楚的知道哪些事是人为,哪些事是天意,和畅宫做了那么多恶事,一直安然无恙不过是因为大王觉得愧于慕贵妃,所以默不作声罢了,但是常在河边站哪有不湿鞋,玲珑被发现是迟早的事,菁菁实在不必为此道歉。

    李立虽然心中郁闷,但也没有理由因此责怪菁菁,道“你无须道歉的,她……不过是罪有应得。”

    “但是,你会为她伤心不是吗?她不在了,你不开心。”菁菁接口道。

    李立是楚中人,养父李成勇那时离宫到楚中养老,见他长得还算清秀,就想买下他,他家虽不富裕,上面还有三个哥哥,但是忍忍也能维持,李成勇劝他父母,说自己养孩子是为了养老用,会给他好的教育,好的机会,让他将来出人头地,为人父母者都希望自己的孩子有出息,见李成勇在楚中有良田百亩,是有名的大户之家,为了他的前程,忍痛答应了,将他卖给了李成勇。李成勇为人老派严肃,开始确实按照自己说的那样,教他读书识字,把他当成亲儿子培养他,片刻也不肯放他轻松,然而这样的日子只过了两年,突然有一天李成勇接到一封密信,二话不说带着李立来到了楚城,进了楚宫,那时候李立还是个孩子,只知道自己来到了楚国最大的城市,进了王公贵族才能进的皇宫,吃了这辈子都没吃过的好吃的,兴奋的手舞足蹈,当李成勇笑着问自己,愿不愿意留在楚宫时,他开心的点着头,哪知道自己的一个点头会变成如今的样子。

    后来,李立曾不止一次的回忆起那天的情形,才惊觉那是李成勇第一次对他笑,也是迄今为止唯一一次有过笑脸。

    在宫中做了太监以后,他一直跟在李成勇身后服侍启善,李成勇依旧严厉,他心中明白李成勇是想要把他培养成为下一届的内饰总管,那时自己年纪还小,不知道为人处世要先看清自己的路在何方,心中虽对李成勇有所忌惮,但看到他平日里威风的模样,甚至有些感谢他的,努力的学习做太监,兢兢业业的照顾启善,李成勇见他渐渐得心应手,很是满意,一点一点的将总管的权利赋予给他。

    启善小时,宫中安然无事,每日不过是那两三件事,李立乐的清闲,慕贵妃嫁入宫后,和大王琴瑟和谐,亦无大事,直到世家女子陆陆续续的嫁进皇宫,平静的內宫起了风,卷起了波澜。也是从那时起,各宫娘娘开始争着巴结李立,想方设法的从他口中套出大王的喜恶,由此,他认识了玲珑。

    开始,因着是同乡的情分,他对玲珑处处照顾些,其实也不过是些打听个消息、帮忙给大王点心这样的小事,他素来胆小,早知道和畅宫惹不起,统统痛快的答应了,原本没什么,其他宫中宫女来也是这样的,但是不知从为何偏偏和玲珑闹出了些流言蜚语,他反而对这个小同乡上了心,开始盼着她来找自己,盼着同她说说话,底下的小太监起哄时,他也会笑着说让他们离她远点,后来又一次,连绵阴雨,他有几日未曾见到玲珑了,心中像是有个猫不停的挠他,李成勇看出他的心不在焉,叹口气道“既然想见就去见吧”,李立也不犹豫,撑了把油纸伞就去了,打听到她所住的院子,直冲冲就进去了,只到听到了她的声音,提着心才放了下来,谁知这一放下,就放到了是谷底。

    她清脆动人的声音自墙内传出,说出的话却是冰冷刺骨。

    她高声喊道“他李立不过是个太监,我不想见他。”

    一个年长的声音劝道“他是未来的內侍总管,那是一品。”

    “那又如何,他都算不上个男人,姑姑,我不待见他,每次想到他对我抱有那样的心思,我就恶心。”

    后面的话听不清了,李立只觉的脑子嗡嗡的,连怎么离开的都不知道,回来后他生了一场大病,李成勇难得的坐在他的床头和颜悦色的说很多话,时间久了,他记不清了,只知道李成勇告诉他,他此生再难结婚生子了。

    后来病好了,他和玲珑依旧保持着联系,只不过那份心思终是淡了。

    后来的后来玲珑死了,虽然知道她是死有余辜,但李立心中依旧难过,那个曾经喜欢过的女孩死了,他曾经像个男人一样想要照顾的女孩终于死在了禁锢的宫中,那少年时代最后的喜悦终消失的烟消云散。

    菁菁见李立没有回答,知他心中难过,刻意挑了些趣事说与他听,长久的奴性让李立可以随时保持着正常的笑意,菁菁亦没有发觉,一直一直的讲着,直到两人打好了水,将要回去时,菁菁问“你心情是否好点了?”见李立一脸错愕,道“交我医术的师傅曾告诉我,保持一个良好的心情,人才能长久的保持健康。”

    菁菁顿了顿,补充道“健康是最重要的,你可一定要想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