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下书小说网 > 天阴眼 > 第五十一章:反转
    “哥,哥,别打了!”

    连秦盼都楞了,原来小白这么暴力的,秦盼就是简单的踹jio而已,小白就是一顿拳打脚踢。

    “咳咳!叔,额小白,算了吧。”

    秦盼每次都差点说漏嘴,每次都忍不住叫他师叔,有什么办法呢,身份摆在那里。

    不过这样打确实有些过分了,根据刚才男子交代的,他就是想拿秦盼领点赏钱而已。

    不想钱没赚到,自己却成了猪头脸。

    “哼,你活该!正事不做,尽搞一些歪门邪道。”

    男子不说秦盼都忘记这茬了,怎么听情况都不对呀,赏钱?

    “喂,什么赏钱?”

    “呜呜~”男子都要哭了,这是十分钟前的话题吧,不是回答过了吗,咱能不这么折磨人嘛。

    “是嘛,呵呵!对不起。”

    要说秦盼呆萌呢,现在明显就是他们说了算,一个优势方给劣势方道歉。

    不过也就一句话的事不是嘛,谁让咱有教养呢,读书嘛,应该的。

    “呵呵。”

    男子不敢反驳,虽然在座各位都心知肚明,秦盼在装纯,可实力不应许他们拆穿呀,不然怕是少不了他身边这个全身白不溜秋的家伙一顿毒打。

    反倒是秦盼给他们的印象略微好那么一点点,让他俩没这么恐惧他。

    “你们叫什么名字?”

    “武藏!”

    “雪姬!”

    哎呦我去,名字取的这么气势蓬勃,这么就这么不经打呢。

    这就是秦盼不懂了,他之所以能这么顺利的抓到俩人,第一,是他们根本就没想到有人在劫他们的胡。

    第二,他们属于法修体系,也就是类似忍者一样,而且是那种只会忍术不会体术的家伙。

    一般他俩就是合伙偷袭对方,或者套路诱惑对方一步一步入他们的陷阱。

    这次也是他们失误,没想到他们自制的迷药,既然没有迷晕秦盼,按理说喝下这种药没有他们的解药根本就醒不来才对。

    况且他们得到的资料,说秦盼只是个普通大学生,对付大学生他们动用这么大阵仗已经算是给足秦盼面子了。

    哎,没想到还是阴沟里翻了船,这可能就是他们一辈子的耻辱吧。

    “好了,好了。”

    秦盼没想到武藏说起来还没完没了了,连忙让他闭嘴。

    不过现在秦盼不知道是高兴,还是难受,至于为什么要高兴,就像刚才武藏说的,是有人出赏金要他的人,而且赏金高达一千万。

    从一个普普通通的学生到阴眼持有者再到成为地藏王的徒弟,再就是首领(虽然这个首领没什么*用),但得了一大群免费保镖不是嘛。

    到现在,他的命都能换一千万了,可以说着一生都无憾了。

    不过毕竟自己的命生之父母,去当然也由父母,怎能就这么草草了解呢,不行!

    “你刚才说你们法系修为,法系修为是什么?”

    “你先把我们放开。”

    “我去……”

    “不要!”

    秦盼想从他们那里得知法系修为是什么,武藏要求秦盼先放开他,小白一听就不乐意了,上去就要锤他,吓得武藏连忙闭上已经大喊。

    额!秦盼都不好意思看下去,这么大一个人,挨两下拳头就怕成这样,看自己,手掌都被砍下来,都没像他这样。

    丢人丢到外婆家去咯,不过看他们这样,就不像是什么能搞大事情的人,放开他们也无妨。

    “现在可以说了吧。”

    武藏帮雪姬把绳子解开,活动了一下手脚,捂着那肿成猪头脸。

    说实话,小白下手有点太狠了。

    “你过来,我告诉你。”

    这语气,傻子都知道有猫腻,可秦盼真就傻不愣登凑上去。

    噗~秦盼口里吐出一口烟,妈蛋,脸都蹦黑了,这俩人不会是黄鼠狼的转世吧,这屁放的。

    在睁眼,俩人已经不见踪影,整个房间就剩下秦盼和不苟言笑的小白,让你丫的不听长辈的话,活该。

    小白没说话,秦盼也没说话,主要还是不知道说什么,这俩人也算是他放走的,这锅不背也得背。

    “救…命,捂捂~”

    秦盼跟小白正打算离开,听见房间传出求救声,秦盼找遍整个屋子都没见人。

    又听了两分钟,并没有声音在响起,秦盼以为是自己听错了,叫上小白推开门准备离去。

    “救命!”

    “嗯!”

    这次声音好像比之前要大一些,而秦盼能确信的是这绝对不是错听,而且这个声音好像就是安冉的。

    “安冉?”

    “我在这里。”

    我去,秦盼吓了一跳,没想到安冉既然能听见他说话,而且还给出了回复。

    “你在哪呀。”

    “这儿!”

    秦盼走到声音的来源地,乖乖,这不是一堵墙嘛,秦盼敲了一下墙壁。

    “是这吗?”

    “嗯!”

    哦豁,人是找到了,可怎么救出来,难道安冉家还有什么暗室之类的嘛。

    “你,走开!”

    一直跟在秦盼身后的小白开口并执意秦盼让开。

    秦盼连忙退到一边,对于这种自己不懂的,就要交给前辈办不是。

    小白祭出佩剑,掐了几个手印,剑随之被涂上紫色光芒,朝着墙壁就是一剑,直接砍出一道传送门。

    秦盼嘴巴张的老大,传送门他是见过,但没见过这样开出来的传送门呀。

    安冉从里面走了出来,还有两位老人,看来是安冉的父母。

    见到这一幕,秦盼开始责备自己,那俩坏家伙既然连老人也动,自己怎么就下手这么轻呢,真是该死。

    把二老的短暂记忆消除之后,秦盼安抚了一阵安冉,可能是阴阳眼的关系,小白既然消除不了安冉的记忆。

    那也没办法,秦盼倒是想帮这个忙,可是办不成呀。

    “要不,我给你请假,你在家好好休息?”

    安冉毕竟是一女孩子,经历这种惊吓,没有崩溃已经很了不起了。

    “不,我想要你把阴阳眼还给我。”

    “啊!”

    可能是太大声,连在客厅的二老和小白都听见了,还以为他们吵架了呢。

    把三人哄好之后,秦盼来到再次回到安冉的房间,这算哪门子事嘛,说祛除就祛除,说要回就能要回嘛,你以为卖白菜呢。

    “我,呜呜……”

    “不,不是,你别哭呀。”

    秦盼最见不得女孩子哭了,这话说好好的,就非要哭嘛,给二老听见还以为秦盼拿他们女儿怎么滴了呢。

    秦盼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让安冉停止了哭泣。

    “说说吧,为什么又想要回去。”

    “因为我要保护父母,还有…你。”

    “什么?”

    前面那个保护父母秦盼是听进去了,后面那个还有你,安冉说的很小声,秦盼自然是没听见。

    接下来,安冉就是一问三不知,不管秦盼怎么问,安冉只说为了保护父母,其余的只字不提。

    哎!秦盼叹了一口气,怎么感觉活的这么累呢。

    “现在可能不行,到时候我帮你问问这个还不能移植会给你吧。”

    “嗯!”安冉点了点头没有在说话,心事重重一样,也不知道武藏跟雪姬到底跟她说过什么。

    离开安冉家,回到学校,“哎,这事真的难搞哦。”

    “你怎么了,一路上就唉声叹气的,能不能乐观点。”

    小白本来心情不错,似乎也被秦盼唉声叹气所感染,怎么就觉得这么压抑呢。

    哎,秦盼把事情告诉了小白,一个人兜着,倒不如找个人倾述,说不定还能想到解决办法。

    “嗨,阴阳眼嘛, 你还给他不就行了嘛。”

    “说的轻巧,问题是……”

    没想到小白会这么乐观,给秦盼急的,话都说不栾咯,费了半天劲才跟小白说明白。

    “额,这就有点难搞了哦,这事只能找老金了。

    “老金,谁啊?”

    “就是你的师傅,我的主人。”

    “额!”这怕不是在搞事情哦,我的师傅,你的主人,你老金老金的叫,怕不是要招打哦。

    不过转念一想,小白跟金桥觉是什么关系呀,小事情。

    既然知道谁能解决问题,那这事就好办多了,虽然现在没有金桥觉的下落,但是无妨呀,迟早的事嘛。

    “哥哥,告诉你个好消息。”

    对话那头,王妍奶声奶气的声音传入秦盼的耳朵。

    “什么好消息?”

    “下周就是我老爸的生日,他同意你跟我回去了。”

    “爸爸?他怎么知道我的?”

    说实话,秦盼此刻的内心是有点慌的,这算不算穷小子见岳父呀,难搞哦!

    “那个,不去不行嘛?”

    “你敢!”

    王妍一听秦盼打退堂鼓,声音立马就粗狂了起来。

    萝莉秒变暴躁女,这谁吃的消啊。

    “我,我去,我去。”

    秦盼快要哭了,脸色跟刚才被揍的武藏一模一样,委屈的不行。

    “这才乖嘛,说好了,到时候我们一起去,恩曼~”

    遨游,这小妮子什么时候学的这么会撒娇了,该不会像网上说的,在一起久了就原形毕露?

    那确实有点着不住呀。

    “放心吧,我会陪在你身边的。”

    小白给了秦盼一个安慰的微笑,意思让他不要太紧张,该经历的早晚会来,连死都置之度外的人怎会怕这些。

    “额!说实话,有点怕。”

    “你去死啦……”

    “哈哈哈!”

    没想到小白也有这么可爱的一面,俩人你追我赶,像极了我们小时候玩过家家时的场景,童年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