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下书小说网 > 神秘BOSS放肆爱 > 【204】只是发小
    厉琰风在看到陆谦承对贺真真的态度之后,才发现自己的想法是有多蠢。

    明眼人一看就知道,贺真真绝对不是轻绾的代替品,她是陆谦承的真爱,还亲口承认了是未婚妻。

    能让陆谦承承认是未婚妻,那么可以肯定一点的就是,陆谦承对这个女人是来真的。

    厉琰风审视贺真真的目光越来越有深意。

    “厉先生,我脸上是有什么吗?”贺真真被他这样子打量着,有些十分不安,目光略过他的眼睛十分坚定,没有半点害怕 的。

    毕竟是陆谦承的女人,这一点勇气和胆量是有的。

    厉琰风倒是小看这个丫头了。

    也是,能让陆谦承甘愿称之为未婚妻的女人,基本是不夫差到哪里去的。

    “没有什么,就是有些好奇,我和谦承多年不见,现在他的爱好是变了许多。”厉琰风低声笑笑。

    这话中有话的,贺真真又不傻,不会听不出来的。

    是在暗示说,陆谦承以前有喜欢的女人,但绝对不是她这样子的吧。

    “看来我在厉先生的心中,相差很远,是吗?”贺真真语气十分的温和,没有半点生气的意思。

    这个厉琰风是看不上她吧,觉得她配不上陆谦承。

    可惜,她偏偏就是陆谦承喜欢的女人,还准备结婚的未婚妻啊。

    头一次觉得未婚妻这个称呼让人会感觉很幸福很甜蜜。

    “没有,谦承的未婚妻,自然谦承喜欢就行了。”厉琰风不作多的表示。

    “自然,真真是我挑的未婚妻,我当然爱。”陆谦承大方的承认。

    这算不算是在秀恩爱呢。

    当然算。

    他从来就不需要贺真真一个人去面对任何的质疑。

    尽管他从来就不会在乎别人的眼光,但他在乎贺真真的感受,被人质疑,她的心情肯定会受影响的。

    所以,身为她男人的陆谦承自然要护着她。

    厉琰风今天在这里巧遇陆谦承,并没有要怎么来故意损他的,更没有想过会在这里遇上他的未婚妻,这个女孩子虽然和轻绾十分不一样,但厉琰风对她不会有什么攻击性。

    毕竟是一个女孩子,他一个大男人总去为难一个小姑娘就不绅士了。

    “厉先生,你既然是我小舅的朋友,我以前可从来没有见过你。”沈依依觉得这气氛有些怪怪的。

    虽然小舅说他们是多年未见的老朋友。

    可这气氛怕是更像老仇人来的。

    小舅的性格有多容易招人恨,这一点沈依依很清楚的。

    他树敌也不是一个两个的,树敌多了,太正常。

    也许这个厉琰风说不定也是个仇人。

    只不过小舅怕他们多想多担心,才会说什么老友来的。

    “我出国,很多年了。”厉琰风没有说具体几年,但听得出来是真的很多年了。

    他不太愿意说具体的时间,沈依依也不好多问。

    “难怪我没有见过你呢?我小舅的朋友我基本上是见过的,出于礼貌我应该要叫你一声,厉叔叔才是。”沈依依调皮的眨眨眼。

    她不过就是想要让气氛变得轻松一些。

    “厉叔叔?”厉琰风看着沈依依平静的笑了一下。

    论辈份是应该叫叔叔的。

    毕竟他和陆谦承是真的做过多年的好友。

    如果不是因为轻绾的事,他也不会远走他国多年。

    “如果你觉得不妥,我可以不叫,还是叫你厉先生吧。”沈依依笑笑。

    她的搞笑耍宝的天性,一直就是为大家活跃气氛顶梁柱来的。

    这一次自然也不例外。

    “沈小姐,你喜欢就好。”厉琰风浅笑。

    正好,他的手机震动起来。

    看了一眼。

    “抱歉,接一个电话。”厉琰风直接接了。

    “小蔓,我正好看到谦承,在他的包间。”

    听到他的话,其它的三个人都知道他和在谁打电话了。

    如果没有猜错的话,应该会是沈若蔓。

    “谦承,小蔓要过来,介意吗?还是下次我们再聚,我今天是过来请小蔓吃饭的。”厉琰承看着陆谦承问。

    陆谦承把目光垂落在贺真真的身上。

    这是在询问她的意思。

    如果她不让沈若蔓过来,他就不让。

    这也是在间接告诉厉琰风,贺真真对陆谦承来讲是有多重要,他所有的决定都可以由她来决定。

    厉琰风是一个明白了,这一点的听就明白了。

    陆谦承总是这么的自以为是,这就是让他很不喜欢的地方。

    “贺小姐的意思呢?”厉琰风索性直接问贺真真。

    “既然是厉先生的朋友,我没有意见的,人多才更热闹嘛。”贺真真平静的弯了弯嘴角。

    假装自己并不知道他们说的是沈若蔓。

    “小蔓不只是我的朋友,也是谦承的朋友,那我就叫她过来了。”厉琰风就是故意这样子说的,然后报了一个包间号挂了电话。

    这一下子,贺真真更加确定了,这个男人说的小蔓就是沈若蔓,刚刚他们还在洗手间遇上过。

    沈依依给她挤眉弄眼的在提示,来人可是沈若蔓呀,为什么要答应。

    傻不傻的。

    贺真真平静的笑笑。

    正因为是沈若蔓她才会答应的。

    沈若蔓都不怕她,她为什么还要怕沈若蔓呀。

    好歹,她贺真真才是正宫娘娘,虽然现在还没有正式嫁人。

    很快门被推开了,一身香气扑鼻,进来的是沈若蔓。

    “谦承,琰风哥,依依,贺小姐,真巧。”沈若蔓大方的进来走到空位坐下,旁边就是厉琰风。

    刚刚在洗手间发生的一切,沈若蔓一字不提,他们两个丫头更加不会提。

    不过可以看得出来,沈若蔓和这个厉琰风关系倒是挺亲密的。

    至少也应该算得上是不错。

    就肯定一点,他们三个人之间会有一些不说清楚的关系或者误会。

    “若蔓姐,真的是很巧,你和厉先生是好朋友?”沈依依笑了一下。

    刚刚他们在卫生间的不愉快的相遇,并不打算拿到台面上来说事。

    沈若蔓装做没有看到,那么他们也就没有看到了。

    省点事。

    “嗯,好朋友,主要是因为琰风哥和我姐……总之就是好朋友,一直像大哥一样的存在。”沈若蔓笑了一下。

    关于她姐姐的事情,还是不要当着陆谦承的面前提,这是他的禁忌来的。

    不过沈依依倒是听出来了一些什么东西。

    不过不敢深想,只是下意识的看了看小舅。

    看到小舅面色平静,连多余的情绪都没有一个,所以沈依依不再多想什么,最怕的是真真会多想什么,看着贺真真眨眨眼睛。

    贺真真并没有多余的情绪,目光相当平静的看了一眼沈依依。

    “要不要,再添几个菜?”贺真真转头看着陆谦承问。

    陆谦承自然的把手伸过去握着她的手。“多加了两个客人,应当再添菜的,真真还是你想得周到。”陆谦承的语气和眼底满是赞赏和溺宠。

    现在都这么公开的对她,这让沈若蔓心里面十分的不爽。

    陆谦承是真的把沈轻绾忘忘记光了吧,居然真的着了贺真真的道,让这个小妖精勾搭到手上了是不是?

    简直是不能忍的。

    “那,那我们再添几个菜吧,厉先生和沈小姐有什么忌口或者喜爱吃的菜。”贺真真看着两人问。

    “不用了,我们刚刚已经吃得差不多,是到谦承在这里才过来打声招呼的,我才回国没两天,也准备休息好了过几天再去和谦承聚聚,下次再一起吃饭吧,贺小姐。”厉琰风说完人已经起身,准备离开。

    沈若蔓是和厉琰风一起来的,他要走了,沈若蔓当然也不会自己留下来的,况且看到陆谦承握着贺真真的手,一副秀恩爱的样子,她就十分的受不了。

    所以当然会离开。

    眼不见才能为净。

    “那就下次抽一个时间我们好好的聚一下。”陆谦承不阻止。

    本来,刚刚厉琰风在包间门口叫住他的时候,他没想邀请人进来的。

    在他和真真一块用餐的地方,自然不希望有别人打扰 ,尤其是不相干的陌生人。

    虽然他和厉琰风的确算得上是发小长大。

    可惜,因为沈轻绾,厉琰风主动放弃了这一份发小的情谊,到现在陆谦承早就不把他放眼里当一回事了。

    是厉琰风自己要像老朋友一样的要进来坐坐。

    陆谦承自然不阻止,热情欢迎。

    他就是在等真真回来,这么毫不避讳的秀恩爱,不过就是为了让厉琰风知道,他现在要和自己的女人吃饭,没有功夫应付他这个外人。

    聪明如他,自然懂得陆谦承的意思,直接离开对谁都好。

    陆谦承那肯定就是不会留客了。

    “好,等我安顿好以后,大家再聚,记得请上兄弟们,我离开这么多年,在安城的朋友不多。”厉琰风笑的十分亲和。

    “当然,会给你办一个接风洗尘宴的,到时候还希望你不要放我鸽子务必参加。”陆谦承顺了他的话。

    他们两人之间的事情,也应该找一个时间来好好的理理顺。

    原本还以为厉琰风就真的在国外定居不回来了,却又突然回来,还一声不吭的,他准备做什么呢?

    陆谦承对他的人不太好奇,只是对他回来的目的好奇,毕竟当初他能那么决然的离开,打着一辈子不回来的主意,却又突然回来,有些好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