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下书小说网 > 神秘BOSS放肆爱 > 【311】不重口味
    沈依依本来就是一个话多的人,少说几句话当然会让她想死的。

    尤其是可以怼韩越的时候,那根本就跟是停不下来的。

    “沈依依,你是不是非得要跟我过不去,你才开心?”韩越有些气结,很不爽的瞪着沈依依。

    沈依依眯了一下眸子笑了。

    “对呀,我很开心,每次看到你不开心,我就会超级开心。”沈依依完全就是厚脸皮的承认。

    真的是超级的臭不要脸了。

    “依依,你这是把你的快乐建立在韩少的痛苦之上,有些过份了哦。”颜惜笑了笑,看着这两个过份青春的孩子闹,她也跟着开心。

    年轻真好。

    真的是满脸的胶原蛋白呀,可惜这是羡慕不来的。

    “没有办法,看到韩少爷不高兴,我本能的就会很开心,自然就更要把我的快乐建立在他的痛苦之上了。”沈依依倒是一点也不含蓄的。

    韩越不跟她一个女流之辈计较,转身去另一头的甲板上面吹风去了。

    “依依就那么一副德性,喝个酒,吹个海风心情就会好的。”靳越不放心的跟过去,顺手拿了两瓶酒,递了一瓶给韩越。

    “我韩越就是再小气,也不能跟一个女人计较呀,那样只会让我自己更难受。”韩越接过酒闷了一口。

    “这样子就好。”靳越笑着喝了口酒,海风吹起他额间的头发,将他精致的五官给呈现出来。

    靳越真的是一个长得相当好看的男人了。

    “靳先生,你不用管我的……”

    “害怕你一时想不开跳海怎么办?”靳越笑笑。

    韩越一头的黑线,他看起来就有那么想不开吗?

    还跳海呢。

    他再没有用想自杀也不会选择跳海的。

    “靳先生,我不会做这么没技术含量的事情的,要自杀也不能选择跳海。”韩越又灌了一大口酒进去。

    靳越笑笑。“你能这样子想就好,要死也要等我们把你平安送回韩家,不然死在这里,我们会被韩先生通辑的。”

    靳越这话说的,韩越一个字也接不上了。

    “对了,我们这是去哪里?不像回海滩的方向呀。”韩越看了一眼这船开着的方向,有一种感觉是离岸越来越远了。

    靳越抿唇一笑。“这是准备把韩少爷装到公海卖了。”

    这玩笑一点也不好笑好不好。

    “到底要去哪里呀?”韩越不怕,只是想知道这是去哪里的方向罢了。

    “上岛,陆爷的私人岛,如果你不愿意上去的话,现在可以打电话让人安排直升机接你走。”靳越倒是一脸平静的给他出着主意,听起来像是那么一回事。

    私人岛?

    陆谦承还真的是厉害,有私人游艇,私人岛,果然不是一般的有钱人。

    “不用了,这么好的机会,我当然要去参观一下陆先生的岛了。”韩越笑了笑,他是想去看看陆谦承的岛能有多大。

    更重要的是,他可以和真真多呆一块。

    ——

    陆谦承回到小房间里面,贺真真已经醒过来了,脸色明显的好多了,就是嗓子有些干,看到陆谦承进来,眼神闪了闪,还有些不安。

    这一次的事情她有错,所以心里面会心虚是很正常的。

    “醒了,还有哪里不舒服 ?”陆谦承给她倒了一杯水过来,扶着她小心的喂了。

    贺真真喝了两口,嗓子明显的舒服多了。

    “你怎么会来海上?”贺真真语气有些不太温柔。

    她这是在质问陆谦承,为什么不提前跟她说。

    更重要是,他看到她在小船上面也不提早去带她上游艇,说不定就不会晒晕了。

    陆谦承就早预料到,真真看到他之后一定会生气。

    但是没有想到,小丫头的火气还真的是大啊。

    还有一点,明明是她错在先,这会倒是成了他有错了。

    恶人先告状是吗?

    “难道,我不能来?”陆谦承伸手揉揉她的头。

    语气很是温柔。

    对贺真真,他就是再凶,凶不过两秒的。

    完全没有办法做到对别人那样子的冷血无情。

    “能来,你可是陆谦承,陆大总裁呀,当然哪里都能来啊,这船都是你陆总的,还有私人岛呢。”贺真真的语气满满的不爽。

    这就是她内心的情绪,积了一些委屈和怨气,就是需要找一个出口发泄一下,现在陆谦承就是这个出口。

    自然不会放过,用力的发泄。

    “你想说什么?我要不开船过来,你们是打算在海上呆一下午,暴晒着?现在还暴晒到轻中暑了,要是重度的话,现在还能这么有精力的跟我闹,嗯?”陆谦承好脾气的说着。

    要是以他平常的脾气,现在哪里可能和这么一个小丫头耐着性子说这么多。

    他是因为知道贺真真的脾气,这个丫头就是一个硬脾气,吃软不吃硬的。

    而且更重要的是,他爱这个小女人,自然舍不得真的让她受半分的委屈,让她难受。

    一个大男人为什么非得要和一个小女人计较。

    和女人讲大道理的男人是最蠢的。

    女人是用来疼爱用来宠的,所以凡事顺顺她就好了。

    这一次,贺真真虽然背着他出海,不顾自己的人身安危,他很生气,但是生气归生气,他做不到真的拿脾气来怼这个女人的。

    本来真真现在身体不舒服就难受,要是他再凶一下她的话,只会她的情绪会真的全崩溃,到时候痛苦的也就是他了。

    “什么啊,如果不是你过来的话,我们的小船根本就不可能坏的。”贺真真毫不讲理的把小船出毛病怪到陆谦承的身上。

    本来他们的船开出来的时候还好好的,怎么他的大船一过去,他们的小船就抛锚罢工了呢?

    所以,他还成为了罪魁祸首了,他又没有对小船做过什么。

    这个锅,他可不背。

    “小船坏了,跟我有什么关系?你们出海的那条小船,如果没有猜错的话,至少有二十年了,时不时的出点毛病肯定是正常的。”陆谦承微笑的揉着她的头。

    这样子的罪名扣的理直气壮的,还真的是让陆谦承有些哭笑不得呀。

    怎么会有这么可爱的小女人。

    所以没有关系,就算是让她这么乱扣罪名,他也是认下来了。

    贺真真才不听他的解释,反正就赖定是因为陆谦承。“反正就是因为你来了才坏的,这个罪名就是你的。”

    贺真真现在完全就是一个小女生的样子,有些无理取闹。

    “好好好,是我的错,我不应该过来的。”陆谦承举手投降了。

    和一个女孩子讲道理,他本来就是自找麻烦。

    女人天生蛮不讲理,能和他们讲得通道理就怪了。

    索性不说了。

    “本来就是你的错,你的船为什么不回岸,越开越远了?这是要去哪里呀?”贺真真看向小窗外面,终于发现这船的方向不对劲。

    根本就不是往海滩去的,倒是往深海开去了。

    远处的夕阳落日倒是真的很美,美的夺目耀眼,让人移不开目光。

    但是,她也想要回岸上去呀。

    成天的不知道这个陆谦承心思是什么样的。

    陆谦承忍不住的勾了勾嘴角,小丫头还真的是不管事,开了这么久她才反应过来,不过也算是她反应快了。

    能判断出来他们不是回岸是去深海。

    “既然是要出海远,就带你们去看最美的海上日落和星空,明天早上还可以看日初。”陆谦承平静的开口。

    “正好,外面就是海上落日 ,美吗?”陆谦承嘴角含笑的问她,完全就没有理贺真真一脸抓狂的样子。

    如果给她一个游泳圈,她是完全可以游回到岸边去的。

    在深海上面,贺真真是半点没有安全感。

    而且连去哪里都不知道,心里没底。

    “海上日落是美,但是,我没有兴趣……你这个男人怎么这样子,你安排什么这是你的事情,为什么要拉上我们……”贺真真有些急了,不知道这个男人要做什么,她才会心里面不安的。

    贺真真是一个独立性贯了的人,一向自己做什么是有自己的计划,她不喜欢人生或者事情由别人来操控,那样子没有安全感。

    哪的这个男人是陆谦承。

    一早她就知道陆谦承这个男人绝对就是不好说话的主,还这么自作主张的。

    “我这个男人?”陆谦承微眯着眸子,带着一股危险的气息盯着她。

    莫名的,让贺真真有了一丝后怕。

    这个男人的眼神要不要这么可怕,跟吃人似的。

    她只是一时口快的说了几句重话,用得着这么吃人的表情看着她吗?

    “那个……陆先生,你生气了?我刚刚的话是无心的。”贺真真一秒就认怂了。

    两城的人都害怕惹陆谦承不是没有道理的,他可以前一秒温柔绅士,后一秒恐怖骇人,这样子的眼神就算是一个男人都会被吓到。

    “我生什么气,我有资格生你的气吗?我好心救了你,你却把船坏都推到我的身上来,贺真真,知道农夫与蛇的故事吗?”陆谦承故意冷着声音对她说。

    “知道,小学的时候学习过。”贺真真脑了里面闪过一个画面。

    最后蛇把农夫吃了,吃掉了。

    所以陆谦承想说什么,说她是那条不识好人心的蛇?

    他救了她,最后她还把他吃了吗?

    她没有那么重口味的好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