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下书小说网 > 再战江湖之拳霸诸天 > 65白衣虎面 实战歼敌
    梁坤斩杀了两百各州城的武王,就站在一边。满地半截尸身,鲜血喷洒了整个西南道的半里路,各州城武者都已吓破胆,荒城怎么会有这样的高手?

    荒城第一少虽然武技精湛,但擂台上对对手没有造成多大的伤害!但这白衣虎面人简直是来自地狱的使者!嗜血如狂!

    不管你是武王阶的人黄境,还是地黄境的妖孽天才,或者地黄境,天黄境的城主护卫,只要不信邪地往前凑,注定成为了梁坤的刀下亡魂!

    围上的吴念,游道理和荒城的众武者见梁坤如此勇猛!顿时疯狂,将逃跑的各州城武者是一阵砍杀,加上人多,外于群殴状态,逃命的就算使出浑身解数也难敌训练后的荒城众武将了!

    发挥作用大的要属三贱客了!李想一人牵制安赛候,但武王地黄境不是一个武将巅峰可以战胜或战力持平的,十余招过后,真气不继!但其他的的荒城武者也不是傻瓜十人组合起来共同帮李想抵御安赛候的剑气,李想择空隙而上!

    剩下的的武者组队与其他的各州城武者对战,见抵御安赛候的十人快力乏时又上来替换,标准的车轮战!

    吴念,游道理他们这边也是一样,其余的荒城武者先牵制正在逃跑的各州城武者或替他们抵挡武王劲气,他俩配合主攻!

    吴念的流星链子刺猬锤砸死了第一个武王境的时候是一阵雀跃!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老大的流星锤又偿到武王的鲜血了!不不不,是我的流星锤又尝到武王的鲜血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嘚瑟什么?看我的!啊…………!”

    “蛮剑劈山”

    “叮…………!”“噗……………!”

    荒城武者刚替游道理挡下一波劲气,游道理抓住机会举剑力达万斤,斩向一武王地黄境,那武王连忙撤剑回挡,但双手虎口没有游道理硬,双手虎口瞬间崩裂一下,疼得握不住剑,被游道理的重剑砍碎了脑袋。

    “哈哈哈哈哈!我的剑也喝到武王的血了!还是老大传的功法厉害!哈哈哈哈!杀!”

    这次战斗维持了一个时辰,梁坤偶尔去救援一些危机的荒城武者,由于第一次实战,配合不是很到位,同时道路不过三丈宽,施展不开手脚,还是有些武者受了轻伤!

    安赛候最终被三贱客围攻,三人组合起了太极三才阵,威力立现!吴念,李想走阴阳两极,游道理走中间分界线,随着对方的招式强弱,他们的太极三才阵可大可小,小至半丈,可以齐力抵御武王的劲气!大至三丈可围攻阵内的敌人!

    三人配合得是天衣无缝,安赛候久战力乏,终于被游道理抓住时机,斩断了双脚!

    “啊啊啊啊啊啊!”

    趟在地上的安赛候不停地嚎叫!双脚大腿断裂处血如喷泉!

    “啊啊啊啊!你…们是什么人!啊啊啊啊!敢杀…我们七王城的人?不怕我…们城主的怒火吗?不怕七王会…灭了你们宗门吗?啊啊啊啊……!”

    此时青*龙争霸赛耀眼夺目的妖孽天才,竟然会落到如此下场!

    “噗…!”

    梁坤一刀将安赛候的头颅斩下!

    “记住了!一但选择了对立,对敌人没有多余的费话!时间也许会改变战场的格局,立斩不误!留下一百人打扫战场!走!下一个地方!”

    三贱客目瞪口呆,本来他们想拽下黑布,显摆一番,结果梁坤上来就是一刀!难怪被称为蓝衣杀神!真他娘的凶残!…。

    路上,梁坤带着他们边走边指出他们配合的不足之处,讲话相当严厉,因为一个武者的失误会造成整个组合队伍的损失!

    荒城武者也欣然接受,难得老大批训,能得到他的指点,今后受用无穷了!

    六百里后,安赛相带着两千多人在此驻守,道路经过一片二里宽的盆地,这是安赛相选出来的伏击地点,他们在盆地口扎营多时,山林里蚊虫蛇蚁多不胜数,每天也度日如年!

    “唉…!真没劲!就是斩杀几个荒城下*贱武者吗?用得着劳师动众吗?也许那天刀门的妖孽天才早就被候少年杀死了!嘿嘿嘿嘿嘿嘿!”安赛相旁边一武者说道。

    “如果被解决他会派人来通知的!耐心等着吧!”安赛相说完陷入了思考。

    今天他心慌,这种感觉从来没有过,让他的状态不是很好,他也不会联想到自己的弟弟被人砍下头颅。因为几百武王对付天刀门十几武王还是手到擒来的!

    夜降临,依稀有云,只见点点繁星,林子里的夜鸟“咕咕咕”地乱叫!虽然叫得阴森诡异,盆地口驻扎的各州武者却是明目张胆地点起了篙火,烤起了野味,喝起了小酒,那是一个热闹,偶尔开朗的武者讲讲黄段子来解解闷!到处欢声笑语!

    完全不当那天刀门参赛的武者是一回事!来了就三瓜两枣的解决了好早点回去。将近子时,很多人都进了帐篷休息了!只有一部分守夜站岗的武者。

    “咕咕咕,咕咕咕,咕咕……!”

    “唔!”“噗……!”

    几个守夜的武者相继被梁坤像摸鱼一样给干掉了!

    荒城武者看到梁坤得手,也开始依样画葫芦,悄悄摸进各州城武者的帐篷开始袭杀………!

    算计的这么好但万事没有那么绝对,中途,一个被尿憋醒的武者睁开眼一看,篷内满是黑衣蒙面人?

    “敌袭!啊………!”那武者用自己生命贡献了这声叫声!

    “有敌人!快醒醒!”

    整个贫地口在夜里上演着杀与被杀的场景,惨叫声和厮杀声!打破了这宁静的夜。

    这次梁坤没有闲着,他就像白色幽灵一样,穿梭在帐篷之间,白影飘过留下一地尸骸!

    但他在找寻境界高的和带头人物,战场就应该兵对兵,将对将,不然,荒城这边肯定有损伤!

    但此时的安赛相却异常机警,见情况不对,特别是见那白色幽影的战斗力,自知不敌!轰散一个三武将巅峰组成的队伍,立马趁着夜色往深山老林里钻!发号施令的人都走了!境界高的护卫又被梁坤清空,剩下的生瓜蛋子一片混乱!

    有些甚至觉得这不是荒城武者,他们是山上的山精妖怪,特别是那白衣虎面人!简直是地狱来的鬼煞修罗!只要白影一到,各州城武者就是被收割的韭菜!

    这场战争毫无悬念,一个时辰后全部一地尸体。这次主要偷袭就干掉了三分之一的武者。

    他们又开始打扫战场,三贱客走到梁坤身旁,李想问道:“老大!接下来怎么办?”

    梁坤望着西南道的远方,略有所思道:“全体休息!明早向最后一路发起进攻!告诉兄弟们,最后一批要留下一两个活口!让他们把消息传出去!以杀治杀也不是好办法!”

    “好呢!嘿嘿嘿嘿嘿!这事交给我!”吴念朝正在打扫战场的武者走了过去!

    “嘿嘿嘿嘿嘿!瞧那货嘚瑟的鸟样!就是比我们多杀几个武王嘛!”游道理不爽道。

    “老大!你偏心!把流星锤教给吴念!”李想露出苦逼脸道。

    梁坤罕见一笑!

    “你们不适合练流星锤!将剑法,枪法练好!照样不会输与流星锤的!”

    “噢…………!我听见了!听见了!嫉妒是吧!哥就是让你们嫉妒!嘿嘿嘿嘿嘿!谁叫我有使锤的天赋!嘿嘿嘿嘿!”回来的吴念一脸奸笑!

    “嘁!”李想和游道理同声道,然后同时露出鄙视他的白眼!

    “兄弟们可有伤亡?”梁坤问。

    “有两个重伤,但他们不想回去!”吴念答道。

    “将所有受伤严重的兄弟送回去,派一百人看护!”

    “是!老大!这回我去安排!”游道理屁颠屁颠地走了!

    黎明前的黑暗,加上阵阵秋风落叶,让这西南道格外萧条!但武者他们夜视的眼力比平凡人要好得多,趁夜赶路无疑是为了抢夺战机。

    不过安奎带着五千多的武者,驻扎在一个山坳里,只留几十人看守西南道。

    梁坤带着三贱客又去摸哨,留一活口问清安奎的驻扎地点,队伍开始往山拗挺进!

    “各位前辈!他们就在那山坳里,我已经带到!求你们放了我吧!我再也不敢和荒城武者为敌了!可怜我上有八十岁的老母,下有嗷嗷待哺的乳儿!”那武王央求道。

    “嘿嘿嘿嘿嘿!说慌不打草稿!你个乳臭未干的小屁孩!就有孩子了?”游道理问道。

    “是啊!是啊!我一晋升武王就娶妻生子!我妻子怀孕半年了!我是听家里长辈说武者境界越高,繁衍后代越难!所以我趁早下手了!”

    梁坤和三贱客都没想到留下一个灵牙利齿的滑头!但说者无心,听者有意!

    乖乖,这会是真的吗?看来我要早点物色一个,不然留种难!三货此时都是这么想的!

    “屁话!毛都没长齐!你就会办事?”吴念是最污的!

    “这个……这个就不劳费心了!我内人比我大六岁,经验老道!都是她教的!嘿嘿嘿嘿嘿!求各位前辈放了我吧!”

    “经验老道”这词把荒城众武者都逗乐了!要不是偷袭在及,一定会大笑出声来!

    “走吧!希望以后你不要为害苍生!十五六岁能晋升武王算有天赋了!好自为知吧!”

    “好好好!谢谢前辈!”那青年武王对着梁坤行了一礼消失在夜幕中!

    “*行动!等下不要分散作战!聚在一起就行了!”

    “老大?为什么?”三货齐声问道。

    不料梁坤如一道白影幽魂已飘出五六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