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下书小说网 > 聊斋假太子 > 第一百三十二章 文判归位
    如是我闻,一时佛在舍卫国,祇树给孤独园……

    苏阳拿着毛笔,在纸上一笔一划,依照之前颜如玉所讲解,正在练字,而练字要写的,则是金刚经。

    选择金刚经,是因为写佛经之时,自然带着庄重,若是写道经,苏阳这没有立下骨体的字怕是要飘了。

    佛家厚重,道家轻灵。

    苏阳一点一划都写的极为认真,,横平竖直,规规矩矩。

    据颜如玉所说,这练习书法,在最开始的时候必定要有规矩法度,意在笔先,如此才能够将字写好,这一步在书法上面极为重要,必须要打下坚实的骨体,才能够在书法上面有所造就。

    根固则叶荣。

    苏阳自然是明白这个道理,而后这书法进步,逐渐完成这书法的神气骨血,待到最后臻神明变化,一笔一划,从心所欲不逾矩,待到那时候,就算是书法有所成就了。

    也就像是人在立志之时一样,刚刚立志要做某事的时候,极容易变动,若是日日立志,日日行动,这自然而然就会成为自己的目标,而后便会在这方面努力,信念也就抽根发芽,难以动摇。

    “呀……”

    苏阳收笔,这凡有所相皆是虚妄的“虚”字没有写,苏阳倒是将“妄”字写在了前面,这不仅是意在神先,这已经是手跟不上了。

    想了想,苏阳在这妄字后面又写上虚字,如此凝神专注,继续的书写金刚经。

    金刚经有五千一百七十六字,苏阳专心致志的书写,不慌不忙,不骄不躁,不知不觉便写了三千来字,在这些字中有不少重复的,故此苏阳写起来越来越顺手,速度快了不少,这字迹一笔一划,倒是比先前更自如了。

    “写的极好。”

    颜如玉不知何时已经站在苏阳前面,看着苏阳一字写完,开口说道:“如此多写多练,便能够将这筋骨立住,定住筋骨之后,今后如何写字便看你如何考虑了。”

    毛笔字的整体格局很重要,如何让字有神韵,这是苏阳自己勤学苦练,多多思考。

    苏阳抬头看颜如玉。

    今日的颜如玉穿月牙白裙,鹅黄披肩,腰身收拢,袖头有青色花纹,梳着倾发髻,左戴红花,右佩摇钗,细柳眉,丹凤眼,煞是好看。

    苏阳这一看先呆了一下,而后瞥过眼去,看到院落中放着两味草药,木炭,兰花,花盆,这些都是颜如玉带进来的,看着似要栽花,只不知这草药,木炭做何用。

    “我之前也练过。”

    苏阳说道。不过那是钢笔字。

    “就是写字的时候分心了。”

    颜如玉指出了苏阳写金刚经的错漏之处,将虚妄二字指了出来。

    “你倒是眼尖。”

    苏阳说道:“这虚妄妄虚,说来一样,一切归空。”

    众所周知,文字的序顺颠倒丝毫不影响阅读。

    而这原因,苏阳要稍后给颜如玉科普,告诉她人在看东西的时候,纵是用已知信息总结未知信息,这就是著名的苏阳理论。

    “不通。”

    颜如玉摇摇头,说道:“楚辞有云,吉日兮辰良,杜甫也有诗云红稻啄余鹦鹉粒,碧梧栖老凤凰枝,这两句全然是语反而意全,前者相错成文,语句矫健,后者倒装,韵音整全,你倒是将原本有韵的给强行拆开,自然是不通的。”

    卧槽!

    这特码……

    苏阳无话可辩,只能坦然说道:“是我写错了。”难不成要承认自己文化水平不高?

    颜如玉根本不是眼尖,她就是能感知文字情绪,从苏阳写下的字中感悟的,这一笔一划用心写的,和磨洋工写出来的自然是不同的,苏阳是在认错之后,方才想到的。

    颜如玉面有轻笑,对苏阳认错的态度极为满意。

    “你弄那些东西做什么?”

    苏阳指着院中的草药,木炭。

    这兰花自然是栽种在花盆里的,至于这木炭和草药……看着似是要熬药,但是这金银花,防风,熬制一起能治什么病?苏阳自己没病,看颜如玉也没病啊。

    “自然是栽种兰花的。”

    颜如玉拿着花锄,说道:“书房里面到处是书,少了许多意趣,我想要栽种一棵四时不谢的兰花放在书房里面。”

    四时不谢?

    苏阳起了好奇心,便主动的提出要来搭把手,颜如玉便让苏阳挖出泥土,先用炭火将泥土烤干,在花盆下面则摆放木炭,中药,铺上烤干的泥土,如此就算是成了。

    “待到兰花开时,不分冬夏,一年四季皆有。”

    颜如玉笃定说道。

    “这么厉害?”

    苏阳不知此秘方,半信半疑,但疑问过后,看颜如玉,苏阳立刻就转为夸赞句,接着说道:“如此我们多多买花,将这城隍府都给妆点起来。”

    颜如玉面带轻笑,说道:“这购买花种的事情便交予我,恐怕城隍爷你连花都尚未认全呢。”

    种吧种吧,改日我带着婴宁过来赏花。

    苏阳心中想道。

    城隍庙外,来烧香的百姓仍旧是络绎不绝,甚至外地的人听到这边的城隍灵验,也拿着香来到这里,而对这种,苏阳都是拒之门外的,一个地方都有一个地方的城隍,苏阳不可能伸手去管那边。

    在这城隍庙外也有各种条文,如此让百姓知道自己的职业所在,让这些老百姓们知道平日生活是靠自己,不是靠神明,也公布了许多药方,给青云山城的各大药店上了一课,让他们知道自己的职责所在。

    如此,苏阳在城隍庙中才有了这空闲练字的时间。

    “算算时间差不多了。”

    苏阳抬头看了看天,感觉他的文判官也该归位了。

    若是这个文判官归位,苏阳的担子就轻松了不少,便是颜如玉,也不必在前厅奋笔疾书,能够歇歇了。

    “如玉,你在这里等着,我去去便回。”

    苏阳迈步走出了城隍庙,周围的百姓对苏阳视而不见,只将苏阳当做是一个平常人,却不想他们的城隍已经做平常人打扮,进入到了青云山城里面。

    青云山城热热闹闹,在苏阳的神名显开之后,还有不少住在外地的人来青云山里定居,此时看这街上,人来人往,热热闹闹,各种小贩穿行其间,耍猴卖艺,各自身边都有不少人围着。

    “话说当时城隍爷就在疯道士的面前,这疯道士还在城隍爷面前拿谱,城隍爷出声就言他病症,这疯道士不忿,便出手相打,不想城隍爷……”

    酒楼里面有说书先生,正在将苏阳的事情改编,给周围的百姓们讲解城隍爷杀贼妖道的事情,周围有一大群人,都在叫好。

    苏阳听到这种文章倒是平平常常,一路向着沙家走去。

    “丹辉映云庭,紫烟光玉林,焕烂七宝花,摧残瑤灵音……”

    苏阳念着诗句,径直走到了沙家大门,迎面便要往里面闯,这沙家的家丁自然拦住,将苏阳阻在门外。

    “站住!”

    一个家丁语气生硬。

    “公子可有拜帖?”

    另一个家丁说道:“今日我们家不见外客。”

    “呵呵……”

    苏阳笑道:“我不是来做客的,你们进去通传一下家主,就说我来接他走啦。”

    两个家丁对视一眼,还是那个说话温和的家丁走上前来,语气悲哀的说道:“今日我们家主实在不能见外客,我们家主他……病重了。”

    今日刚刚用过午饭,这沙福林便感觉一口心气提不上来,躺在床上片刻之后,心有所感,便赶紧将孩子们召在眼前,开始交代后事,他们这些家丁平日里也受沙福林的恩惠,此时个个哀伤。

    “我知道。”

    苏阳呵呵笑道:“正因如此,我才来接他走。”

    “你没听懂,我们家主不能走……”

    这家丁忽然反应过来,瞪着苏阳,他从苏阳适才的言语中听出了不祥征兆,连忙后退两步,喝道:“走!走!我们家老爷不跟你走!你若是再不走,我们就要打人了!”

    那个面目生硬的家丁已经握着拳头上来,推着苏阳要往外走。

    “好好好。”

    苏阳两只手抬起,站在门口,说道:“我不进去,也不过去。”说着,朗声叫道:“沙福林,睁开眼睛,跟我一起回去吧。”

    声音层层叠叠,回荡在沙府内外。

    “你不准叫!”

    这家丁一听苏阳喊话,慌张上前,挥拳就要往苏阳的身上打来,但拳头到来,不知苏阳怎的一避,已经到了他的身后。

    “住手!”

    待这家丁还要打的时候,忽然听到一声厉喝,转头看去,看到了他的家主沙福林穿着如同往常,正从大门里面走了出来,对他喝道:“这是贵人,也是你能冒犯的?”

    说着对苏阳拱手。

    “都是人,分什么贵贱。”

    苏阳听到之后笑道:“到最后还不是黄土一堆?走了走了。”

    话毕,苏阳扭身离去,沙福林回头看了一眼自家宅院,随着苏阳一并走了。

    门口的两个家丁见此,稀里糊涂,不知这个贵人究竟是家主的哪一门朋友,眼见两人渐行渐远,也不知该如何阻拦,正心想时,忽然听到了宅院里面痛哭声音传来,一人跑进去一看,才知道沙福林已经没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