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下书小说网 > 大明第一媳 > 第一百四十二章 主仆(一)
    “石头,你别提尤氏那个人,你一提起尤氏那个人,我这头就开始疼起来了。你说我们家怎么就摊上了这样一门亲戚的?冯家二舅老爷再怎么说都是个读书人,又是冯家私塾的山长,怎么就娶了二舅奶奶那样的一个人?也就难怪我母亲从始至终一直瞧不上尤氏那人了。”

    姜知明话音刚落,随手拿起小碟里头的一块黄豆饼,又啃了起来。

    “公子哥,这你就不懂了。二舅老爷和二舅奶奶,那是萝卜青菜各有所爱。就像您和顾家三姑娘一样,原先你不也瞧不上顾家三姑娘,可是相处久了,公子哥瞧上了顾家三姑娘,顾家三姑娘也瞧上了公子哥。”石头一说完,带了一脸的笑意望着姜知明。

    姜知明冷冷地望了石头一眼,拿起了桌上的一块黄豆饼,就塞到了石头的嘴里。

    “石头,吃了那么多东西还堵不住你的嘴,看来你是不想在我身边伺候了。若是你瞧不上阿华那姑娘,朋普乡里有那么多的姑娘,你瞧上谁,我去给你说亲,让你留在朋普做别人的上门女婿。”

    石头闻言,吓得自己差点没抓稳那块黄豆饼,死死地拽着姜知明的手,一阵嚎丧,“公子,我家六代单传,我娘就我这么一个儿子,若是我做了别人的上门女婿,我娘该怎么办呀?我们石家的香火就该断了呀!求公子让我继续留在你身边伺候吧!”

    听石头嚎丧了半天,姜知明没有半点反应,反而淡淡地来了一句。

    “石头,你们家怎么就变成六代单传了呢?上次我不是才准了你的假,你说你哥哥娶媳妇,让你回家去凑热闹吗?怎么,那个不是你哥哥?还是你上次编了瞎话来诓骗我,上次你不是回家看你哥哥娶媳妇的,而是跑出去玩了?”

    石头这个傻小子,想要编瞎话之前得在自己心里面先打打草稿,这样就叫他揭穿了,他倒是要看看,石头这个傻小子该怎么办?

    石头望着姜知明,在心里头暗暗道:自家哥儿的记性还是那样好,事情都过去大半年了,当事人都没有多大印象了,反倒是他,还记得清清楚楚。

    这下好了,被姜知明当众揭穿,他就是不死,恐怕也得脱一层皮下来。

    石头重新换了一副嘴脸,冲着姜知明笑了笑,亲自倒了一盏茶出来,递到了姜知明的手里,这才敢道:“公子哥,您大人有大量,就饶了石头这回吧!石头这也是逼不得已了,才出此下策,编了瞎话来诓骗你的。男子汉大丈夫,有谁愿意做别人的上门女婿的?”

    姜知明接过了石头递过来的茶盏,轻轻饮了半口。他方才不过同石头开了个玩笑,想要激激石头这个傻小子,奈何这个傻小子太憨傻了,连玩笑也听不出来,竟当真了。

    不过石头不愿意做别人的上门女婿,说明他还是个有骨气的,日后也不会像是那吃软饭的家伙。

    姜知明想着,就道:“谁要你去做别人的上门女婿了?你这个傻小子,什么时候变得和顾玉棠身边那个傻丫头一样了?连句玩笑话都听不出来,亏得你在我身边伺候了那么多年。”

    “这么说,公子哥不会把我留在朋普做别人家的上门女婿了?”石头心里头有些不确定,当心自家哥儿又给自己使诈,又问了一遍。

    姜知明听了石头这话,有些无奈地摇摇头,这个傻小子,是真傻还是假傻?自己都说不会了,难不成自己还能逼着他留在这里,做别人家的上门女婿吗?

    “你这个傻小子,你就别想着别人了,我瞧着那阿华姑娘倒是和你挺般配的,若是你愿意的话,我去和顾玉棠那个丫头说说,把阿华就许给你了。你们两个,一个是傻小子,一个是傻姑娘,正好凑一对了。”姜知明是越看越觉得石头和那憨傻的阿华有夫妻相了,都是一个劲地憨傻。

    石头听姜知明这样说,只能无奈地摇了摇头,若是他这辈子摊上阿华那个憨傻的丫头,那他这辈子不是凉了就是完了。

    石头有意岔开话题,就道:“公子哥,前两天咱们去聚香楼的时候,订了些月饼,聚香楼的管事说公子订的月饼已经快做好了,让公子去验验货。”

    “这么快就做好了,那聚香楼的管事还挺会做事是,我不过嘱咐了一句让他们做快些,他们两天功夫不到就做好了。”姜知明是那日出去,在聚香楼买了绿豆糕和红豆酥的时候,和聚香楼的管事就定了中秋节的月饼,想不到才过了不到两天,那月饼就给做出来了。

    “公子可要亲自过去看看?若公子要亲自过去看看,我这就吩咐马房的陈二备了马车,咱们用过午饭就过去看看。”石头摸不清姜知明心中在想什么,所以试探性地问了一句。

    姜知明像是没听见石头在说话一样,凝神思虑了片刻,又抬起头往着东厢房那边瞧了一眼,喃喃道:“中秋节那晚城外的法华寺有庙会,只可惜那晚人多眼杂的,我若是带着顾玉棠那丫头出去,只怕多有不便。”

    喃喃了片刻,姜知明终于转了方向,望向了一旁的石头,问道:“石头,我瞧着往年中秋节的时候,那些个姑娘小姐都要提着个兔子灯,我想着顾玉棠那丫头准会喜欢,你这几日上街去留意些,若是遇到卖兔子灯的,不管多少钱,统统给我买了回来。”

    石头应了一声“是”,随后又问道:“那聚香楼的那些月饼,公子可愿意去瞧瞧?若是公子要去瞧瞧,石头这就吩咐马房备了车。”

    “顾玉棠那丫头喜欢吃聚香楼的东西,既然那些月饼都是要送她的,咱们就过去瞧瞧!”姜知明上一句话刚说完,下一句又问道:“聚香楼的月饼师傅可会教人做月饼吗?有学徒没有?”

    被姜知明这么一问,石头有些愣神,自家公子问聚香楼的师傅会不会教人做月饼,难不成他想要去学做月饼?

    这可不行,定武侯府的世子爷去聚香楼里学做月饼,若是叫人传了出去,那定武侯府的脸面可真是叫自家哥儿丢得干干净净了。

    石头忙劝了一句,道:“公子,聚香楼里的师傅都是不收学徒的,因着都是祖传的手艺,担心被旁人偷学了去,所以只传个自家人。若是公子想要去学做月饼,府里面大厨房的陈师傅是从聚香楼出来的,他也会做月饼,公子不妨去找他学?”

    姜知明摇摇头,道:“不行,大厨房里的陈师傅毕竟是府里头的人,我若是去找他学做月饼,不消半天,这消息府里面都传遍了,到时候顾玉棠那个傻丫头晓得了,指不定又该笑话我了。”

    姜知明话音刚落,从衣裳里掏出一百两的银票出来,递给了石头,“石头,你拿着这些钱去聚香楼给我好好问问,总有人会见钱眼开,来收我做学徒的。还有一点,你别让聚香楼里头的人都知道了我的身份。若是知道了,我第一个就拿你开涮!”

    既然是自家哥儿吩咐下来的事情,就算心里头有一万个不情愿,也要顶着不愿意把事办好。石头把姜知明给的那一百两银票仔仔细细地装好之后,就匆匆下去办了。

    东厢里头,顾玉棠靠在窗前看着外头的景色。前两天她不过和冯老安人提了一句东厢这边冷清,没什么花草物什,今天就叫人挪了几盆一串红和几盆凤仙花过来,东厢原本冷冷清清的院子,一下子就明亮起来。

    一串红开得很好,阿华特地摘了一株下来,簪在了顾玉棠的发髻,随后笑着夸了句,“我家姑娘就是天生丽质,簪什么样的花都好看。这株一串红,把姑娘衬得像仙女下凡一样。”

    顾玉棠闻言,拿了铜镜来瞧了一眼,这株一串红的确称得她肤白如雪,可若要说是仙女下凡,那她离这个还差着十万八千里。

    什么仙女,最多不丑不美罢了。

    阿华说着,又摘了几朵凤仙花下来,放在了一个青花瓷的莲纹小碗里头,用木头捣碎之后,打算拿来给顾玉棠染指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