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下书小说网 > 我见世子多妩媚 > 第二十七章 游河
    美酒佳肴、贵妇淑女,遂园花厅内欢声笑语,气氛竟是出人意料的热烈。

    宴席过后,郡王府还在遂园安排了诸多余兴节目,女眷们有信步消食的、有比赛玩投壶的,也有结伴去荡秋千的、也有坐在水榭里吃着果儿说闲话的。

    几名同席的闺秀姑娘甚是投机,已舍不得分开,便告知了家长,聚一块儿玩去了。

    刘青妍连饮三杯,显然是上了头,腮上的红霞一直飞到了脖子根。

    “我想荡秋千,我家没有秋千。”

    她眼睛亮亮地,羡慕地望着远处秋千架上咯咯大笑的姑娘们。

    “那咱们也去呗。”裘霖拉着她就要跑。

    苗问兰年纪大些,人也稳重,立时拉住裘霖:“不成,青妍妹妹这样子,秋千上怕都站不稳。”

    “也是哦。要不咱们凉亭里喝茶去?”颜秀华提议。

    其余的姑娘们却不甘心。

    “喝茶嘛,咱们回头自己也可以组局,今儿却要尽心才好。”卢妙虹左顾右盼,只盼能找些好玩的。

    陈木枝一想,先前和郑存芳走到遂园深处,曾见到园内有条小河,河里停着数条船,有画舫,也有小舟,不如去划一回小舟,倒是个又舒心又安静的所在。

    便提议道:“我晓得那边有小舟,不如我们去游河?”

    此话一出,众人皆欢喜起来,拉着小手便向遂园深处而去。

    也是没想到,想游湖的竟然不止她们这几个。

    姑娘们来到码头上,迎面碰上誉王妃和兰馨郡主、以及几位德高望重的王妃、夫人,从另一条小径也走了过来。

    “哟,巧了,你们也来游河?”誉郡王妃招呼着。

    又一看,里边又有郑存芳,又有刘青妍,这是两个正议亲的未来儿媳啊,借着机会多相看相看也是美事。

    便邀请道:“一起吧,人多热闹。”

    偏偏兰馨郡主不赏脸:“有她们在船上,真是几千只鸭子叽叽喳喳,船也要翻了。”

    真是古今中外,说丧气话,就数她前三。

    陈木枝识趣,又想着要真是和这些长辈们在一船,说话多有不便,也难玩得尽心,倒是避开为好。

    便借着兰馨郡主的话头,笑道:“谢谢王妃,我们几个多喝了些酒,怕让诸位笑话,倒要这河风吹一吹才好。”

    这是不与众人上画舫,要另划小舟的意思了。

    誉郡王妃只当自家女儿也不愿与她们同船,也乐得找个台阶下,关怀道:“那我让人喊两个会划船的下人过来。”

    “谢王妃,不用麻烦了,我们自个儿划船便可。”

    旁边一位夫人笑道:“陈家小姐、颜家小姐,都是将门出身,皆非一般弱质,王妃不用担心。”

    “正是。陈小姐连大海都去过,还怕这种小河,母亲多虑了。”

    兰馨郡主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陈木枝又想泼水了,而且是泼开水。

    不过,在这些贵妇面前,安国公府的脸面还是要的,陈木枝假装听不出兰馨郡主的弦外之音,很乖巧地道:“请王妃、诸位长辈先上画舫。”

    姑娘们皆是格外有分寸的,便是刘青妍喝得上了头,也红着脸并未失态,诸人后退两步,给誉郡王妃她们让道。

    侍女们将诸位王妃、夫人扶上画舫,却见兰馨郡主还站在码头上一动不动。

    “兰馨,快来。”誉郡王妃向她招手。

    兰馨郡主却道:“我要与她们一同划船。”

    别说誉郡王妃愣住,几位姑娘齐齐被吓到。

    “郡……郡主,河面上风很大的……”郑存芳还想好心劝一下。

    陈木枝端起“开水”,直接泼。

    “我们这几千只鸭子,会翻船的,天气这么冷,河水冰凉,郡主可要三思啊。”

    兰馨郡主却二话不说,朝着侍女一伸手,表示自己要上船。

    侍女赶紧上前扶住她上船,又有数名仆妇俯下身子,按住摇晃的小船,几位姑娘则跟在郡主后头,一一上船,找了位置坐下。

    不多不少,这一船,恰好八个人。

    陈木枝和郑存芳并排坐在船尾,划动着手里的船桨。小船在河面上悠悠前行,河风已带了一丝春意,正好吹散了诸人的酒意。

    “这河里有鱼!”卢妙虹探出头,欣喜地看着水面。

    裘霖和她并排坐,从另一侧船舷望向水面,也喊道:“我这边也有,个头还不小呢。”

    “鱼不在河里,还能在哪里?”兰馨郡主开口了。

    诸人一滞,欢乐的劲头便收了起来,讷讷不知所措。

    唯有陈木枝不怵她。

    “鱼不在河里,还能在湖里、在海里啊。”

    兰馨郡主愣住,这才感觉到自己的反问竟然大有问题。

    “忘记陈家小姐是出过海的人,这船上,怕只你一个吧。”兰馨郡主不示弱。

    颜秀华却开了口,问陈木枝:“我虽没出过海,却听父亲说过。海里的鱼,竟比人还大,木枝你见过么?”

    陈木枝道:“见过,何止比人大,我还见过更大的。”

    她一指前头的画舫:“比那画舫还大,沿海的百姓称之为鲸。头上会喷水柱,海面上老远就能望见。”

    众人听得出神,都在想象这比画舫还大、还会喷水的鱼,该是何等模样。

    刘青妍长叹一道:“我从小在光州长大,那边只有风沙,连绿树都甚少看到,更别说是大海。”

    郑存芳与刘青妍是对面坐着,安慰她道:“我从小长在京城,最远也就去过外祖老家,也未见过大海。咱们都一样。”

    “哼。”

    一声不服气的鼻音,从船头传来。自然又是兰馨郡主。

    “见过大海又怎样,除了比我们生得黑些,多生出一双翅膀了么?”

    陈木枝也是发现了,兰馨郡主不仅爱抬杠,还很喜欢有人跟她抬杠。这是平常别人都不敢与她斗嘴的缘故。

    所以她才会找借口上了女孩们的船,就是找人说话来了呢。

    于是陈木枝故意气她:“翅膀是没多,不过划船的本事想来比郡主要强。”

    说着,陈木枝故意划快了两桨。两只桨节奏不一致,船头顿时就歪了。

    兰馨郡主一个人坐在船头,吓了一跳:“你想划到哪里去!”

    “随波逐流,划到园子外头去。”

    “这还好意思说会划船。你怎知我不如你,不如我来划。”兰馨郡主豁地起身,便要冲到船尾来。

    哪知她起身太快,小舟顿时摇晃起来。

    郡主根本就是很少上船的人,毫无经验,吓得哇哇大叫,眼见着就要掉下水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