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下书小说网 > 重生我要做首富 > 013 办公室里玩过山车
    沈言气得破口大骂是不可能的,

    其实他心里也纳闷。

    都是一个鼻子两只眼睛,江城这孙子这么能作呢?打小报告这种行为,向来就是为人所不齿的,偏偏这家伙还自以为乐,成天脑子里想的都是拿些鸡毛蒜皮的小事情去辅导员哪里凑近乎。

    人家学生见了成百上千,难道还看不出来你这点小计俩?真是茅坑里打灯笼找死。

    不过江城这小子,愿意关公面前耍大刀他耍去,但是沈言还是得赶紧想办法怎么挽回这档子破事。

    说漏嘴?

    正常人的智商,显然能不把这么大个事情说漏了嘴。

    他这是裤裆里拉胡琴,纯属扯淡。

    难怪昨天晚上听到对面在说江城打算竞选1班班长,一准儿是为了这事才主动跟金萍汇报,好一招一石二鸟。

    “飞飞,你们先在这里看着,我去一趟办公室,要是我没回来,你们完事把垃圾清理一下就直接回宿舍等我,我就知道江城这孙子一准要坏事!”

    沈言倒是不忿,就是恨铁不成钢,一副老子看儿子的心态。

    交代完李飞飞,沈言直接去了办公室。

    以金萍的性格,保不齐就会跟系领导打报告。

    到时候弄得全系皆知那是肯定的。

    5000块钱的事情,说大不大,说小不小,但是落到王成这种自尊心强、性格又孤僻的人身上,简直就是一桩一辈子的丑事。

    要不然上辈子四年大学生涯,王成也不至于孤僻到那种同学嫌弃学校劝退的地步。

    整一个扫把星临门。

    最可恨的是201那几个混球为了赶他出去,还偷偷扔过他好几次东西。

    到了中文系大楼下面,沈言推开门就往三楼冲。

    刚到楼上,还没进办公室的门,就听到们里边江城在那里侃侃而谈的声音。

    “金老师,本来我昨天就想过来汇报的,不过2班的沈言说影响不好,不让我们跟学校里主动说,最好是让王成自己解决,所以就拖到现在……”

    听到这里,沈言肚子里已经气不打一处来了。

    特么的这孙子。

    打起小报告来还真的是一套一套的。

    事是这么个事不假,但是从他嘴里说出来,怎么听怎么感觉不对劲。

    深吸了口气把肚子里的火气压下去。

    沈言本来想先敲敲门,结果抬起手来就忘了,直接推开门走进去。

    办公室里,辅导员金萍坐在工作台后边,王成在她对面站着,只有江城一脸儿子式地乖巧站在边上。

    除了她们三个,二年级的辅导员任佳也在跟凌霄和学生会主席郝海明在谈话。

    江城正在绞尽脑汁想着下一句,尽量在金萍面前给自己留一个好印象,看到沈言进来,眼神立马有点慌了。

    沈言也不搭理他。

    “金老师,我是本2班的沈言,刚才江城的话我也听到了一些,不过既然他提到了我的名字,我觉得我有必要把他讲的再纠正一下。”

    事急从权,他也懒得去说来龙去脉,先把江城这孙子打小报告的事情给说敞亮了。

    江城一开始虽然有些慌,但是多少还是有点城府,但是沈言一开口就直接提到刚才打小报告的事情,危机感促使他忍不住开口。

    “金老师,我……”

    “你闭嘴!”

    很突兀地,

    整个办公室里顿时安静下来,一种叫做错愕的气息开始在屋子里弥漫。

    两个辅导员还有学生会那个二年级的主席也是一脸的目瞪狗呆!

    怎么能!!

    他怎么能这么大胆!!

    “沈言!怎么说话呢。”

    凌霄的声音很好听,不过沈言这会儿不大想搭理她。

    凌霄知道沈言的胆子很大,但是万万没想到胆子竟然会大到当着辅导员的面直接凶人的地步。

    被沈言一句话弄得有些下不来台,江城尴尬异常地怵在那里,脸色涨得通红。

    这么多年,无论是家庭的优越感还是自身性格的有预感,都让江城有些难以接受,自己竟然被沈言当着辅导员和二年级学长学姐的面给训成了孙子。

    “沈言你……”

    “你听到没有,我让你闭嘴!”

    办公室里再次陷入一片死寂。

    场面明显有些失控,凌霄急得拿眼睛连连瞪了沈言几次,见他还是骂出来了,顿时就有些泄气。

    这下完了!

    辅导员肯定对他没什么好印象。

    果然。

    等沈言的话说完,金萍已经完全从呆滞的状态里反应过来,脸色不大好看。

    啪地一声拍在桌子上。

    “你们两个都给我闭嘴!吵什么吵,以为办公室是你们自己家里是吧?沈言,你给我出去。”

    气氛越发僵起来。

    “金老师,我跟您道个歉,我不应该在这里大声喧哗……”

    办公室里几个人顿时就捂着嘴笑。

    啧啧!

    这学生!胆子不是一般的大。

    明明是骂娘,硬是给他说成了大声喧哗。

    金萍也是错愕得厉害,来这里找她的学生,哪个不是毕恭毕敬,说得最多的就是“能不能”“麻烦您?”之类的。

    想沈言这种,能把骂娘说成喧哗,还一脸大公无私的,不知道还以为是哪个老师来了。

    办公室里这气氛,简直跟过山车似的,让人心脏接受不了。

    “金老师,我想跟你单独谈谈。”见金萍脸色和缓下来,沈言赶紧提要求。

    “单独谈什么,就在这里,有什么话你就说,这个屋子里你有谁信不过?”金萍显然不出初出茅庐。

    “江城我就信不过,金老师你应该也听得出来,他刚才那种行为就是打小报告。

    什么叫我觉得影响不好,不让他们跟学校里报告?我不让那他怎么在这里?江城你自己说清楚,我是不让你们打报告还是让你暂时不要报告,等王成自己先处理。”

    见沈言再次把矛头指向江城,金萍怕又闹出事,也不拿捏了,赶紧制止,不过态度没变,还是要在办公室里谈。

    沈言有点迟疑。

    其他人还好,但是王成在这里,有些事其实沈言并不是通过王成知道的,而是上辈子的记忆。

    如果当着王成的面子说,那肯定穿帮,一穿帮,戏就演不下去了。

    好在金萍看出来了他似乎有些为难。

    “凌霄你去把隔壁的会议室打开,我们去那边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