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下书小说网 > 木叶之影流 > 第一百零一章 归林入笼
    随后,羽生小队从木叶出发,先是到前线指挥部报道,经过充分的补给后,他们准备一路北行,从雨之国与川之国的交界边境突入到了其国境内。

    “羽生,慢着……带上这些东西。”

    在木叶营地,赶在羽生离开之前,甲贺甲斐找到了他,并且将一个双肩背包塞到了他的怀里。

    “这是……”

    “药品,主要是止血剂和解毒剂,算是我个人制作的特制特效药,到时候希望能够帮上你的忙……”这般说着,甲贺又突然摇了摇头,“不,更应该说希望你用不上这些东西吧,只算是有备无患,我能帮到你的也就只有这些了。”

    他自然知道羽生此时担当的任务的危险性,然而身为一名纯粹的医疗忍者,甲贺能够帮到羽生的地方是十分有限的……仅仅能帮他准备更多的药品而已。

    羽生将那个背包打开,发现里面分门别类的摆放着各色的药物,每种药物的包装外面都贴着详细的使用说明。尽管甲贺只是简简单单的说这些都是些用于止血和解毒的应急药品,然而任谁看一眼便知这些东西绝对来之不易。

    此时,无数支木叶忍者小队都担当着同样的任务,但却不是每一支小队都能得到羽生这样的特别优待。

    “多谢了,甲贺医生,帮大忙了。”羽生将背包口重新封实、将其背在背后之后,向着甲贺郑重的表达了自己的谢意。

    在深入雨之国的过程之中,羽生小队不可避免的会与雨隐的忍者们发生交战,再考虑到任务的滞留期的话,那药品肯定会成为此行的稀缺资源。

    在木叶前线,相比于忍具等消耗品,医疗用品的配给更为严苛,出任务的忍者不可能存在想带多少药品就带多少药品的情况……因此,甲贺的关照,是一种难得的善意。

    这人很不错,怪不得你是人生赢家……羽生不由的这样默默地想到。

    甲贺有一双深邃的棕色眼瞳,以及一头半长的金发,这样的特征如果放在女性身上的话,那大概就是败犬属性,但反过来的话,那就是人生赢家了。

    至于对方表达关心的说法,羽生并不觉得有什么问题,他个人觉得那没什么吉利或者不吉利的。接过药品,向着对方表达了谢意之后,羽生并不犹豫的带着自己的小队离开了木叶营地,奔向了雨之国未知的战场。

    出发了一段时间之后,羽生瞥了一眼自己背在身后的背包,这才猛地反应了过来……

    “卧槽,这就是俗话说的‘大战之前,必有补给’么?”

    大概半日之后,队伍最前面的侦查忍者莲十郎猛地从高速行进之中停了下来,很快的,大家就都集结在了他停下的位置。

    “队长,再往前就是雨之国了。”他开口说道,示意大家已经抵达了川之国的尽头。

    羽生从自己的背后的忍具包了掏出了一张地图,随后将其展开,几人帮他按住地图的四角,而后他伸出手指随着地图上一条延伸向远方的道路滑动。

    “地图是先期进入雨之国的忍者绘制的,大致上准确性能够得到保障,但考虑到很多重要的标的可能会在一日之间、甚至是时时发生变动,所以也不可尽信。”羽生这么说着,他表达了自己对地图准确性的怀疑。

    毕竟他手上拿的只是复制来的纸质地图,尽管它是军事地图,然而却不是那种随时会进行修正的卫星地图,所以它的可信程度是有限的。

    “医院和军工厂是最有价值的袭击目标,但相对来说成功率很低,毕竟那种地方敌人也会重点保护的,很难想象凭一支小队的战力能够成功破坏那种重要目标,所以我的想法是针对雨隐的后勤补给线进行骚扰和破坏,在进行渗透任务的同时也优先保护自身的安全。

    尽管这种策略之下我们可能没办法取得特别重大的成果,但我觉得这应该是一种比较适合我们的作战方式了……你们怎么看?”羽生说道。

    相比于极具难度的攻坚作战,他更倾向于灵活程度更高的游击作战。想想木叶前线医院的守备级别,推己及人,雨隐的同等重要目标的防备程度哪怕比不上木叶,也肯定差不到哪去……无论如何那都不是凭着一支四人小队能摧毁的目标。

    因此羽生关于接下来作战的安排,倒是显得挺实事求是的。

    其余三人听羽生这么说,先是相视一眼,接着不约而同的点了点头。

    “我觉得没什么问题。”奈良渚认同着说道。

    几人挺认同这种作战安排的,考虑到羽生在战场上的做法,之前的时候几人还在担心他贪大贪全,干出类似直接冲进雨隐那种事来呢,但没想到他还挺保守的。

    在敌人的地盘上,各种意义上来说保守和谨慎都得算是很好的习惯。

    不过还是不能大意,三人在一瞬间读懂了对方眼神中的意思……每一次羽生的作战安排都是最合理的那一种,但他的行动却往往截然相反。所以说,漂亮话并没有多少实际意义,接下来必须要看住他才行。

    “还有一点,我们沿着这条线路斜向西北切入雨之国的时候,除了雨隐的忍者之外,极有可能还会碰到岩隐以及云隐的敌人,到时候大家不要犹豫,该出手的时候要直接出手。”而后,羽生又补充道。

    他果然考虑的比较周全,如果这个人还能再有能配合自己想法和作战计划的绝对执行力的话,那就再好不过了。

    可惜,人无完人啊。

    “云隐……也是吗?”莲十郎楞了一下,然后问道。

    对岩隐忍者出手,他能够理解,毕竟木叶与岩隐是敌非友,然而云隐呢,要知道现在云隐和木叶可是盟友。

    “只要不是木叶的忍者,在战场上我们碰到的所有人,都是敌人……怎么对待敌人,不用我多做解释了吧。”羽生再次强调道。

    在战场上哪有心思一一去分辨敌人究竟来自哪里,以云隐和木叶这种信任度几乎为零的盟友关系,在战场上碰到之后双方只会恨自己出手不够快。

    羽生也并不害怕这种攻击会导致双方同盟关系的破裂,因为尽管双方没什么信任度,但诡异的是它们之间目前的同盟关系却是十分的稳固的,就算在战场上发生了“误伤”,大家也会各自忍让的……起码在这次忍界大战之中,木叶与云隐的关系就是这么的别别扭扭。

    “明白了。”几人点了点头,理解了羽生的意图。

    羽生将地图收回,接着他站起身来,该说的他都已经说了,除了最后一句:

    “那既然作战计划确定了的话,那接下来……

    雨之国渗透作战,现在开始。”

    随着他的话音落下,一行四人毫不犹豫的奔向了雨之国那遮天蔽日的密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