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下书小说网 > 美好初恋伤了谁 > 第一百一十四章、幸福
    高凤被送到医院,在医院躺了三天终还是走了。

    想想这两年多发生的事,犹如一场恶梦。陆艳也明白了许多,人这一生,金钱和官位是身外之物,最幸福的事就是一家人健健康康,快快乐乐。

    儿子高考成绩出来的那天,吴豪从山区赶来。为奖励贝贝,陆艳给儿子报了团去旅游。三人还一起吃了饭。

    在走的那天,贝贝直接给吴豪叔叔下令:“赶快去领证,不然我去上大学就带我妈走了。”

    吴豪开玩笑:“你问问你妈,她跟谁走。”说着就关切地看一眼陆艳。

    贝贝耍滑头:“我妈一定重色轻友,他跟你。”

    听了这,三人都笑。

    第二天,两人领了结婚证,吴豪和陆艳带上买的结婚戒指,去看电影《泰坦尼克号》,这个电影是上高三时看的。

    记得那时看电影,她和吴豪做前后,当看到男女亲吻的镜头,他们都羞的低头,现在看到这个镜头,两人的手紧紧握在一起,陆艳幸福地把头靠在吴豪肩上,两人的双眸中是暧昧的气息。

    一年后的五一,陆艳和吴豪正在山区小学教室后的空地上栽西红柿苗。挂在树上衣服口袋的电话响了。

    吴豪两手的泥土,边拍手边嘀咕:“谁的电话。”走过去接。

    陆艳半蹲在平整出的一块小地上,停下手中的活,抬头看,就问:“谁的电话。”

    吴豪回一句:“胡博的。”一接通就一脸的笑容,高一句低一句的聊着,只听吴豪说:“你们都来呀!我们准备什么?你们给孩子们带点礼物!”

    陆艳听着情况不对,起身走过来偷听,当得知高中同学为纪念毕业二十一周年,商议驾车前来这儿参观,做点好事。陆艳激动的不行。

    听到同学们要来,吴豪和陆艳这儿擦擦,那儿扫扫,晚上躺床上,陆艳就滔滔不绝,说不行他们搞个捐款给李红兄妹。

    原来李红兄妺的爸爸和妈妈打架,他爸失手,把李红的妈妈打死了。原本幸福的家,妈妈走了,爸爸入狱。兄妹两人有六十八岁的奶奶照顾,靠低保过日子。

    上个星期一下雨,李红兄妹没来,吴豪和陆艳不放心,下午放学,两人一起去看。当看到李红家住的土坯房,房顶青瓦破碎,墙皮好多处的泥皮都掉了,窗户框上的油漆掉的已看不出原色,掉了玻璃的窗户上贴着纸。陆艳和吴豪心里不是滋味。

    环顾着走进屋,屋内黑漆漆的,头顶的灯泡已蒙上一层污垢,苍蝇屎点子清晰可见,灯线绳都沾满了灰尘,已看不出是什么材质的电线。

    偌大的土坑上,李红的奶奶躺在炕上,听到两孙子讲老师来了。老太太就挣扎要起身。陆艳和吴豪意思不用起身,老人家还是不依,坐起来背靠着墙。

    当陆艳问阿姨那儿不舒服,老太太抓起脖中的围巾边擦泪边哭诉,说自己年纪大了,又有风湿病,这天一阴浑身痛的要命。要不是两个孙子,她早就找老头子去了。

    老太太哭着,两孙子奶奶一手带大的,看奶奶哭,兄妹也跟着抹泪。陆艳走过去,把两孩子拥在怀中,安慰:“不哭,有我们呢?”

    为了两个孩子高兴,陆艳亲自动手做饭,吴豪帮忙砍柴,与坐在门口的老太太聊两个小孙子的学习。说的就是孩子懂事,学习好,让老人家一定好好活着,有什么困难吭气。

    晚上等陆艳和吴豪从李红家出来,有人住的院子灯光闪烁,无人住的老宅黑漆漆的,似一个小黑点,在山中的晚风中静静地伫立着,诉说着它的孤单。

    走在弯曲的山路上,回头看看那七零八散的村庄,陆艳感到大山深处的贫穷、落后、更多的是孤苦。

    高中同学到时,已是第二天中午,一行三四十人,男男女女,穿着订制的红色丅恤,印有某某中学二十一周年的字迹。

    同学们一看到吴豪和陆艳就伸大拇指,又是拥抱,又是调侃,其中胡博就起哄,说:“以后每年同学聚会,就来这天然氧吧的大山深处,看看这儿的山多绿,这几的天多蓝,这儿的云多低,伸手我都可以摸到。”说着就跳了个蹦子,逗的所有的同学们笑。

    当一辆卡车到来,男同学开始忙乎搬东西,有餐桌、有体育用品、有学习用品。这些都是吴豪交待胡博干的,钱他出,同学们出力。

    男同学们忙的时候,女同学们个个兴奋,看了宿舍,又去看教室后面的空地,空地被陆艳和吴豪合理利用,种了适应的蔬菜,还种了好几种花,尽管沒有开花,当摇曳在风中,却是那么的美。

    午餐时一人一桶泡面,十套餐桌整齐有序摆放在空旷的校园中间,同学们随意而坐,头顶升起的五星红旗迎风飘扬,微风中夹杂着泥土的气息,泡饭的味道,飘过学校,飘向大山深处。

    总有那么几个捣蛋的,捣出手机,像个指挥官似的,让同学们摆着各种动作拍着。

    最引人注目的是全班同学整齐有序地排队站在国旗下,这一场景被手机拍下,二十一周年的美好同学聚会倾刻间传向了全国各地,好评一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