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下书小说网 > 暗月战纪 > 第一百八十六章 所谓武松打虎
    那满脸无辜的样子,让边上几个男女道人忍不住捧腹大笑,媚儿震惊:这狗狗啊,鹤

    儿虽凶,啄得其实很轻,以为我不知道?嘿嘿,它要是真啄,不啄你个对穿我跟你姓。啊

    也,这才多大一会儿,就学会耍赖装可怜博取主人的同情了?

    看了狗狗几眼,它叫得更惨,眼神也更委屈起来,还是有些不忍心,便无声地掠起,一手

    扶住鹤儿,阻止它继续“行凶”,喝道:“一家人,内讧啥?”

    鹤儿侧头对媚儿瞧了瞧,又满眼凶狠地看向狗狗,那样子,仿佛在说道:你丫哪来的丑东

    西?这是我的主人知道吗,滚远点,别碰她,你脏!媚儿轻轻在鹤儿背上拍了拍,斥道:

    “不许耍横!听话。“那鹤儿无奈地伸了伸脑袋,长长的脖子一弯,背过了头去……

    晚些时候,媚儿和姚瑶身后跟着三条狗狗,浩浩荡荡地走在了黄山小镇上,这是一个吓人

    的动作。大街上顿时一片张惶,狼奔豕突,…鸡贩子的鸡飞蛋打…卖鱼人的鱼盆子翻了,鱼

    儿在地上劈里啪啦乱蹦乱跳,挑花人的筐掉了,“咣咣咣”,花枝儿和碎泥撒了半条街……

    卖酱醋的打翻了醋坛子…挑枣的“啊也”地尖叫着,眼睁睁看着撒了一地的枣被奔逃的脚踩

    扁…抱着小孩的妇人…急急的横着逃…小孩在她怀里发着哇哇的哭叫。媚儿飞身掠起,可

    有些手忙脚乱,不知道是该拾鱼,抑或是捡枣…眼看着妇人要跌倒,急忙一把扶住。

    姚瑶吃一惊,急忙回头,那三个家伙大摇大摆,一副无辜的表情,姚瑶斥道:“牛皮什么,

    找打不是,都收起来!”仨家伙身子抖了抖,收紧了满身的妖气,装出一副低眉顺眼的模

    样……街上慢慢平静下来,尽管还是有很多人对着三条狗或面露惊色,或指指点点……

    牛肉粉,通心面,桂花糕,盐炒粟子,冰糖葫芦……两人三狗

    吃得肚儿圆,慢慢晃荡到了

    一个戏院子边。一副巨型的海报:京剧名角献艺,《武松打虎》新编!

    媚儿和姚瑶都可算是京剧的行家,这《武松打虎》么,倒也知道。这是一个很古老的故事,说的是远古的某个朝代,阳谷县有一个捕头,名叫武松。这人也能打得三拳两脚,若说要打死一头老虎嘛,估计还是颇有些难度。

    其时,阳谷县景阳冈有虎,害人无算,众皆畏之,却一直没有哪个英雄出面为民除害。

    某一日,武都头在狮子楼多喝了些酒,醉得不行,一时失了分寸,不免唱高调说大话。结果被人用话拿住,不得已夸下海口:这日子,过的烦躁。老子们拳脚都已淡出个鸟来,今日夜闯景阳冈!

    是夜,醉得腻歪的武都头果真被一伙人吆喝着挤兑到景阳冈下,那伙人作鸟兽散,都头大人心中忐忑,但一言既出,不好翻悔。只得乘了酒兴,踉跄着独自上山,心想着哪有那么点儿背,这月黑风高的,老虎就不打个盹吗,我趁它打盹的当口静悄悄绕过去不就结了?

    不料刚刚行至山头上,一阵夜风吹起,顿时酒劲涌上来,都头终于忍禁不住,不免哇哇大吐一番,牛肉好酒流了一地。

    老虎本在林中好睡,被酒香吸引,摇头摆尾而出,“嗷~~嗷~~”大叫,武都头大骇,落荒而逃,可酒劲未消,难免脚下飘摇,顿时一个不稳,摔入土坑中昏倒。

    事儿也巧了,这只老虎虽则好酒,酒量却糟糕,舔干一地的牛肉酒饭之后,竟尔一头醉倒,直直跌入土坑之中,脑袋堪堪捂在武都头的肚皮上,一夜之间,这倒霉的老虎就此活活憋死了……

    第二天,日上三竿,眼见得都头大人仍然没到县衙点卯,山下那伙人重新集结,琢磨着无论如何也算相识一场,总得给他收个尸,敲锣打鼓上山,结果惊讶地看到:武都头怀抱一头死虎,在土坑中睡得正香……

    从此,武松以打虎名扬天下。

    这出戏,其实也有个青衣,名唤潘金莲

    ,正是武都头的大嫂。这妇人年少家贫,没有能够嫁给爱情,都头的大哥身材只有三寸钉,妇人难免心中落寞,后来做了些不捡点的事,名声相当坏。

    姚瑶的妈身为一国王妃,自然不会教她这样的戏,燕媚儿么,那时却也不肯学,两人虽然了得,偏这出戏却是唱不来的。略想了一想,觉得武都头的大嫂也有些杯具,二人不免兴致寥落。

    再说这武松到底打没打死老虎,年代实太久远,已不可考。燕媚儿当初听到这个故事的时候,也曾问过老师:那只老虎真的让武都头的肚皮给捂死了吗?

    老师回答道:不然呢?肚皮么,正所谓酒囊饭袋,古往今来不知道撑死了多少英雄豪杰,捂死只老虎有什么好奇怪的?

    虽然那时候媚儿年纪还幼小,但她却曾暗暗想到:不管这老虎是被武松打死还是捂死,他敢一个人黑夜上山,那也算是很有胆识。

    这其实是一出武生戏,向来多在民间演唱,并不流行于庙堂,这使两个女孩了听戏的心思渐渐消散,两人三狗,晃荡着往九华山而去。

    ***

    却说赵子寒一路潜行,形单影吊地上了青阳山。

    萧索西风之中,山上已物是人非,不不,就连景物都变了模样,到处残叶败草,山石倒倾,屋宇被翻了个底儿朝天。

    来到老君岩下,赵子寒顿时心中拔凉:若大的老君石已被劈成两半,石头底下已被掘地三尺……完了!虽然心中大抵有预感,他此时还是忍不住怒气博发。

    如果没有猜错,它们一旦得到了这两片东西,加上姚瑶那块早就已落入了它们手中,那么,无涯山底的魑魅魍魉,只怕就会大量出土;大陆之上将更加地群魔乱舞,人间将倍加惨淡……

    西风飒飒,人独立,他的心潮逐渐澎湃,过去的一幕幕如梦一般浮现在脑海,其他人或者还罢了,胡一刀实际上已相当于自己的父执啊…狗日的八脚怪,拿命来!小妖我今日要直捣妖魔的巢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