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下书小说网 > 纯禽大叔坏坏哒 > 第1462章 真是沉得住气
    毕竟念卿是霍漱清的女儿,来到覃家了,徐梦华也是不会怠慢的,对孩子也是热情的不得了。至于叶敏慧,当着覃逸飞的面,还能生什么气?念卿不过是个孩子,要恨,也是要恨苏凡,而不是一个孩子。看着覃逸飞和念卿这么亲近,顾希便悄悄和叶敏慧说“早点生个你们的孩子,到时候逸飞肯定会更心疼的”。

    叶敏慧怎么会不知道这个道理?可是,生孩子,怎么生?覃逸飞连靠近她都不愿意,何谈——总不能真的用那一招,强上吧?

    那也太——

    她叶敏慧,怎么可以用这样下三滥的招数?

    可是,看着覃逸飞和念卿那样交流,叶敏慧的心,也是动了。

    如果她有了逸飞的孩子,是不是逸飞也会这样呢?

    覃家的晚宴,就这么结束了。

    苏以珩给罗文茵打电话说不用派人来了,他和顾希把念卿送回家。于是,两家人坐了一会儿,就散了。

    叶敏慧回去的晚,苏静便坐着儿子的车一起回家了。

    在车上,苏静便和儿子说起他堂妹陆以然的事。

    “我和小希说了,你看看怎么帮帮他们。”苏静对儿子道。

    “您别担心,明天我打电话给以然和靖熙,和他们谈谈。”苏以珩对母亲道。

    “这俩孩子也是别扭,唉!”苏静道。

    “没关系,等他们年纪大一点了,对人生的感悟多了,也就不会像现在这样拗着了。”顾希道。

    把念卿送到曾家,苏以珩和顾希下了车走进院子里,留下苏静在门外车上等着。

    “把静姐请下来到家里喝杯茶吧!这么冷的天,在车上——”罗文茵对苏以珩和顾希道。

    “没关系,文姨,我们就先赶紧回去了,家里还有别的事儿。”苏以珩对罗文茵道。

    “那好,那好,我就不留你们了,改天我再请静姐来家里喝茶。”罗文茵对苏以珩和顾希道。

    亲自把苏以珩和顾希送到门口,罗文茵看着他们离开,就折回了院子。

    念卿早就被阿姨带回房间去了,罗文茵便走去孩子们的院子,和念卿询问今晚的情况。

    孩子虽然不能说出全部的事,可是大致的情形,还是能描述一些的。

    听着念卿说着今晚的事,罗文茵的心里,却又有着说不出的不好预感。

    敏慧对苏凡有恨,没想到现在结婚了,还是这样放不过。

    如果这么下去的话——

    看来得提醒一下苏凡了。

    可是,苏凡这丫头,她提醒有什么用?苏凡是不会把人想的很邪恶的,可是,有时候还是要想的邪恶一点,才能保住自己。

    罗文茵想来想去,便给孙敏珺打了电话,让孙敏珺要紧盯着苏凡。

    “夫人,出了什么事了吗?”孙敏珺问。

    “我觉得要出事,你多加小心就好了。你给迦因的警卫那边也透个气,这阵子一定要小心。”罗文茵道。

    “是,夫人,您放心。”孙敏珺道。

    和孙敏珺叮嘱过了,罗文茵还是没办法放心。

    苏以珩和苏静都是讲理的人,叶承秉也是,他们都对苏凡没有任何的敌意,唯独就是叶敏慧。也不知道是叶敏慧把徐梦华洗脑了,还是徐梦华把叶敏慧洗脑了,抑或是她们两个人的立场太过统一,不用别人说,她们就主动站在一起了。

    那么,这件事,该怎么做?

    罗文茵坐在沙发上,陷入了深思。

    叶敏慧和徐梦华,是不会放过苏凡的。哪怕叶敏慧和覃逸飞结婚,她们依旧不会改变她们的决定。

    除非,和覃春明谈?罗文茵想了想,给覃春明打了个电话。

    覃春明的秘书一看是罗文茵的来电,忙把手机拿给了领导。

    “是曾夫人!”秘书道。

    “文因?”覃春明问罗文茵道。

    “春明大哥,你明天有空吗?有件事我要来沪城和你面谈。”罗文茵道。

    “好,明天,呃,我看——”覃春明问秘书,明天晚上有没有时间,秘书忙点头。

    “明晚,还是在上次咱们见面的那里,吃个饭吧,吃饭的时候说,我正好也有事跟你说。”覃春明道。

    “好,那我明天过来。”罗文茵说完,就挂了电话。

    覃春明找她有事?说什么事?

    不过,罗文茵决定了明天去沪城,就把秘书叫过来安排了下。既然出门,还是带着念卿一起走,顺便去一趟榕城看望一下嫂子。

    就这么决定了。

    而苏凡,完全不知道京里发生的事。

    霍漱清检查工作无法回来,苏凡便一个人在家里。

    随着霍漱清进京日期的临近,苏凡的压力也越来越大。霍漱清要走了,虽然她说暂时留在回疆,可是,这个时间也不会很长。夫人也和她打电话说了,不能太久留在回疆,因为后续苏凡还有很多的工作要做,这工作当然也包括了对她身为高级领导人妻子的培养。将来不管霍漱清是什么职位,苏凡也得有相应的培训。

    这么以来,苏凡的压力也就变的很大了。回疆的工作,刚刚才开始展开,《反家暴法》的宣传取得了不小的进展。庇护所的建设,也在进行了,有些市里的已经建设完毕了。针对女性的职业培训,也在同步进行。一切都是井井有条,毕竟省里专门划拨了经费在支持这方面的工作。只是,有个问题是,针对全省妇女的就业和家庭收入状况的调查,还没有一个完全的报告,毕竟这个报告需要时间长,甚至是需要入户取材,加上现在是冬季,很难把这项工作进行下去。苏凡这两天敦促了下级的部门,只是得到了一些往年的记录,而且还不是针对性的。

    工作,很多,任务,很重。

    苏凡真是愁的不得了。

    霍漱清安慰她说,工作要慢慢做,不能急。可是,她怎么听得进去?

    再加上接到夫人的电话,京里的事还要她去参与处理——

    时间,哪有那么多给她?

    这个夜晚,苏凡依旧和平时一样忙着看材料,而曾泉那边,也同样是忙着工作的事。

    关于叶家的事,按照希悠的建议正在推进。如果这次把叶首长给卡住,削弱叶首长的权力,对于今后五年的工作安排会是一个很大的利好。

    只是,叶首长怎么落进圈套,这是个大问题。

    而这个问题,已经交给霍漱清来处理了。他现在这边的事,也不轻松,没多少精力顾及叶首长那边。

    荆楚是蒋书记经营多年的地方,而蒋书记并不是和他一条心,如果他只是顺着蒋书记的意,那么他很难取的成绩。最要紧的是,现在首长提出的荆楚工作的问题,基本都是蒋书记造成的。想要解决这些问题,让荆楚走向绿色发展的道路,这是个很大的麻烦。

    晚上,曾泉住在下辖某个市的政府招待所里,翻看着今天座谈的记录。

    政府干部的回答,都是很中规中矩的。走访百姓,也是差不多的回答。

    可是,这不是曾泉想看的东西。

    想要看到真实的情况,听到老百姓真实的声音,就不能这样。

    曾泉合上记录,把秘书闵忠宇叫了进来。

    “明天,让朱副省长带人去走访,咱们换一条路。”曾泉对闵忠宇道。

    “换一条路?”闵忠宇没明白。

    “带上四五个人就够了,你跟着我,把刘厅长叫过来跟着咱们,呃,再带上三个警卫。咱们轻装简从,微服私访。”曾泉道。

    “微服私访?”闵忠宇问。

    曾泉点头,道:“看这些材料,怎么能知道真实的情况?环保和经济发展的冲突,咱们在河北的时候就领教过了,荆楚怎么会这么相安无事?”

    “是,您说的对,那我,赶紧去安排。”闵忠宇道。

    “嗯,我去和朱副省长说一下,今天开始的座谈和走访,全都交给他,让记者们去跟拍他去吧!”曾泉说着,就拿起手机,给朱副省长打了过去。

    然而,在京里。

    从覃家回来后,顾希就把两个孩子哄睡觉了,他们到家没一会儿,叶璇就把孩子们送了过来。

    孩子们睡着了,顾希便来到了苏以珩的书房,见他一个人在书房里坐着,便问:“你怎么了?出了什么事了吗?”

    “没什么。”苏以珩道。

    “我看敏慧也不是很高兴。”顾希道。

    也是没说话。

    “到底怎么了?”顾希问。

    苏以珩看着妻子,沉默了好一会儿,才说:“希悠,怀孕了。”

    顾希盯着苏以珩,好一会儿,眼睛都不眨一下。

    “你,什么意思?”顾希问。

    “希悠,怀孕了,就这件事。”苏以珩道。

    “她怀孕了,和你有什么关系?”顾希不解,问道,盯着苏以珩。

    “跟我没关系,你想哪儿去了?我是那种人吗?”苏以珩道。

    顾希不语。

    夫妻两个人都一言不发,过了好一阵子,顾希才说:“我哥,还不知道吗?”

    苏以珩点头。

    顾希苦笑了下,叹了口气,道:“她还这是沉得住气,这么大的事,跟你说,却瞒着自己的丈夫!我不知道该说是你们关系好呢,还是我哥悲哀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