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下书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兽黑王爷套路深 > 第1581章 不记得回来的路了
    风帝抽泣不止,再加上重伤,看上去凄凄惨惨。

    面前的男子,银衣风雅,矜贵清绝,整个人如同星月之光铸就,嗓音亦如是,“何人算计本座?你又被何人所伤?”

    风帝一愣,心头窃喜,赶忙道,“正是凤玄女帝,以相爱之名蛊惑师尊,后来又为至尊之位谋害师尊!”

    她暗中一阵咬牙切齿。

    玄女,此后我要让你生不如死!

    头顶的嗓音染上一丝迷惑,“凤玄女帝?”

    “就是西边这片大陆的女帝,她有了这片大陆还不够,还想要隔壁的觞昀大陆,而您才应该是觞昀大陆的主子,她为了君临天下,所以设计要害死您!”

    “所谓一山不容二虎,其实这穹涬大陆也是属于您的,您大人有大量,容得下她,将她当至宝一样捧在手心了,可她却如此对您!”

    风帝说谎说得越来越顺溜,连自己都骗过去了。

    逐渐的,声情并茂义愤填膺。

    “这凤玄女帝心眼儿极小,根本就是一个妒妇。

    她原本有个妹妹,叫素女。

    素女性格温婉,您更喜欢素女多一些,可这个妒妇却因此心生恨意,竟然抽了素女之魂,封印在了您手上这素女琴的琴弦之中。

    您为此悲痛不已,她却在此设下大阵,还以素女琴为阵眼,引诱您前来取琴。

    但目的,却是杀了您,实在不济,也可以让您忘记一切,好被她摆弄。

    而且,素女主魂经此变故之后,也会忘了一切,忘了您……”

    她说着,竟是以泪洗面,“就连徒儿,也都未能幸免。”

    身后,龙族族长嘴巴张的都可以塞下一个咸鸭蛋了。

    神的形象彻底崩塌,眼前是一个谎话连篇的歹毒妇人!

    这个结局,让他根本无法忍受,直接就疯了!

    “嗷呜——”

    一声狂啸之后,龙族族长化作真身,一个蚱蜢扑进了海水当中,横冲直撞!

    风帝咬了咬牙,只是瞄了他一眼,依旧跪地抽泣。

    眼下,没有什么比掌控慕容骋更加重要。

    慕容骋实力如此之强,他肯定身怀绝世功法,只要他把一身本领传给她,那她日后就是名副其实的太虚殿继承人!

    而玄女、素女……

    只要想想,她就觉得不屑。

    头顶传来男人淡漠却绝顶好听的嗓音,“你是被何人所伤?”

    风帝闻言大喜,他关心她了!

    他关心她了!

    她抬起头来,眼巴巴的道,“是凤玄女帝派来的主阵之人所伤!”

    她以为,他会表现出愤怒,或者对她的怜悯。

    可是,没有。

    他依旧面无表情,只是淡淡的看着她,又问,“你没有失忆么?”

    风帝一愣,半晌没回过神来。

    等她回神的时候,前方那一抹人影已经不见了。

    “师尊!师尊你等等弟子!”风帝飞快,循着那一抹若有若无的气息,追了上去。

    ……

    楚都。

    君轻暖坐在院中石桌边上,将小小的桂花一朵一朵清理干净。

    不知为何,她有种执念,想要酿很多很多桂花酒。

    院子里只有她一人,天是阴的,可看着这桂花,她又觉得天是晴朗的。

    就如同上次,慕容骋带着她出去的那个午后。

    金色的阳光。

    金色的桂花树。

    金子一样的日子。

    金子一般的心。

    南慕匆匆闯入院落,本来憋了一肚子的话,在看到她的时候,梗在喉咙里说不出口。

    他要怎样跟她说东海发生的一切?

    君轻暖抬起头时,看到南慕怔怔的站在门口,心事重重,又眼含悲痛和怜惜。

    冰雪聪明的她,又怎会意识不到出事了?

    况且,子熏上午就跟她说过,让她做好心理准备。

    她都做好了,只是眼泪就在眼眶下汹涌,始终不曾落下来罢了。

    她放下手上的桂花枝,嘴角缓缓扬起一抹笑意来,“南慕,怎么了?”

    “陛下……”南慕走向她,脚下像是灌着铅一样沉重。

    “你说吧,我没事的,这么多年,见过那么多大风大浪,不都过来了?”君轻暖笑着安抚他,嗓音微微有些颤抖。  南慕眼眶一红,突然落泪,扑通一声跪倒在她面前,泣不成声,“陛下,主子忘了,他把什么都忘了!风帝还跟在他身后……清华阁的人见到了他,可他却完全不认识

    ,风帝还跟他说,清华阁的人都是坏人,都是您的人!”

    “我的人怎么就是坏人了?”君轻暖猝不及防,整个人都僵了僵,“他信了?他……不记得回来的路了?”

    眼泪无声无息,砸落在了桌面上!

    啪一声,溅开一片水花。

    之后,连绵不绝。

    “不记得了,”南慕哭着,“他不记得任何人了,这个时候,风帝说什么他都有可能相信……

    东海那边已经传开了,说风帝逢人就说您是为了和麒麟皇争夺权位,所以才设局害他。

    还有人说,您为了争夺麒麟皇的宠爱,将自己的亲妹妹素女抽魂,封印在素女琴当中,当做鱼饵诱麒麟皇上钩……”

    这堂而皇之的谣言,听得君轻暖几乎回不过神来。

    半晌,怒极而笑,“人都信了?”  “人自然都不信,可如今在主子身边的人是风帝,就怕他在什么都不记得的情况下,只相信风帝的话呀!”南慕眼中担忧,“这风帝设局,主子失忆之后,她肯定是主子

    身边唯一的人。

    而且,风帝一口一个‘师尊’的叫着,主子也没有再对她出手……”

    眼下该怎么办?

    全部的人都慌了。

    南慕也不例外。

    君轻暖措手不及,这样的事情,她如何做好心理准备。

    她缓缓抬起手来,呼吸的很急促,心脏像是要奔溃一样,“你让我静静,你先出去,让我静静……”

    她起身来,趔趄着进了屋,合上了门。

    空旷的院落里,还回荡着她恍若自语的声音,“他还活着,就是很好的结果了……”

    南慕听的心都碎了。

    可眼下这种局面,到底谁才是解局之人?

    之前子熏像是着了魔一样,甚至拉着慕容骋去同住时,大家都觉得他有些太神经质了。

    此时南慕才感觉到,螣蛇子熏即便是无法卜算至尊麒麟皇身上即将发生的具体事情,他的直觉依旧是必须要信的东西!  可那时候,众人一头雾水,谁也没做防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