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下书小说网 > 穿越晚清之铁血咆哮 > 第一千二百零八章保存脸面的机会都不给
    这一个巨大的问号,硬是让他来回的在舰船当中来回寻思。

    他们想要干什么,究竟是想要干什么的啊?威廉不停的自问。

    没有任何人能够回应现在他心中的疑惑,就算是边上的参谋长,也没有想到这个问题。

    “西南方向,发现煤烟 。”正疑惑当中,那外面却是传来了一阵叫喊声来。

    这一声,让正在沉思的威廉一下就停止了自己的脚步走了出去。

    来到舰桥,引入望远镜当中的,的确出现了大量的煤烟。

    难道援军到达了,不可能啊,他们不会这么快就突破了王陵印度洋舰队的阻拦。

    这是哪里来的舰队?威廉蠕动嘴唇在心中想到。

    “发现北洋水师?发现北洋水师。”瞭望台上的刺耳叫喊声,让威廉翁的一下。他猛然之间明白了什么后突然大声叫嚷道;“不好,他们是要包围我们,进行全歼。”

    这一席话,顿时让整个舰队陷入了混乱当中。

    而此刻,威廉心中的那些疑惑,也算是得到了最好的解释。

    对方不对自己的战列舰下手,那是他想要对自己舰队进行俘虏。

    “我死都不会让你们得到这些舰船。”捏紧自己的拳头,威廉怒火冲天的大声叫喊道。

    轰轰轰……

    海面的炮声隆隆,根本就没有影响到正字船舱当中休息的王陵。

    如果不是因为敲门声的传来,他还真的不会苏醒。

    一边的李亚荣眼看王陵已经起来,也就打开了房门,张庆只是将脑袋伸出来后道;“老大,有情况,他们几个让你上去一趟。”

    有情况?愣神一下的王陵披上自己的军服就跟随张庆走出了船舱来到了舰桥上。

    “怎么回事?”抱起双臂来到众人跟前的王陵问道。

    许寿山指了一下已经陷入包围的远东舰队后道;“大帅,情况不对劲啊,他们的战列舰正在集结,为其他舰船遮挡炮火,看来他们是想要自沉啊?”

    自沉?

    他么的,听得这话的王陵赶紧从许寿山哪里取过望远镜看了过去,的确,远处的战列舰正在为其他的舰船进行着遮挡炮火。

    “娘的,那都是我的东西,谁给他威廉的勇气,敢自沉。”王陵嘟嚷一声。

    这一声差点让许寿山等人的嘴巴张大能够咽下一个鸭蛋。

    他们都不知道,这战局还没有结束呢,自己的大帅,怎么就这么肯定对方的舰船已经是自己的了。

    脸,还要不要的呢。

    “去去,给威廉发旗语,告诉他,一句话,敢自沉,老子就将所有他们的海军士兵给全杀了。”

    够霸气。许寿山是一个愣头青,听得这话笑呵呵道:“大帅这口气,我喜欢。”

    嘘嘘……

    长长吐了两口粗气的威廉用尽力气将酒杯当中的红酒一饮而尽,他已经想明白过来了一切,同时,也做出了自己的决定,也就是在没有退路的情况下,自沉所有的舰船,让王陵别说战船,就算是一块木板他都不要想给拿去。

    “司令官阁下,我们已经陷入包围当中,无法在返回港口。”刚才喝完酒,参谋长已经来到威廉跟前紧张道。

    没有机会出去,王陵也不会让你在回去,他是想让自己投降呢。

    哼……

    我就算是喂了乌龟王八,也绝对不会将舰队给你狗日的王陵。心中决定,威廉淡淡道;“传令下去,所有人员立即撤离,自沉所有舰船。”

    参谋长愣神一下,然而最终他还是走了出去。

    不过还没有等到威廉喘息一口气,那参谋长却是再次返回。

    眼看着参谋长的脸色有些惊慌,他摆动手臂道:“我知道你的意思,可是为了帝国的脸面,为了远东舰队的脸面,我们绝对不能让王陵俘虏,因此只有自沉所有舰船,才会保留一切,去执行吧。”

    参谋长还真的想执行,可是就在刚才,对方打来的旗语,让他真心的不敢去下达自沉舰船的命令。

    “司令官阁下,恐怕我们连自沉的机会都不会有了。”

    这是何意?威廉扭曲着自己的脸后不满问道;“怎么?”

    参谋长叹息一声道;“他们传来消息,如果我们敢自沉战舰,所有舰船人员,全部将会让他们射杀。”

    这……这……这……

    威廉的脸从白到红,在从红到黑。

    猛然之间,威廉几步来到舰桥跟前后双手握住栏杆看向远处正在逼近自己的北洋水师顿时大声喝到;“王陵,你他么的欺人太甚了。”

    连让自己保存脸面的机会都不给自己。

    不能够自沉,沉没就杀所有的船员,如果以往,威廉不相信这句话的话,那么现在,他绝对相信。王陵说的绝对不是欺骗自己,如果自己真的自沉舰船,他就真的敢杀。

    这简直给自己最后的一点尊严都不给自己。

    九龙,总督府,海军被围困,陆军防线已经快要被突破,炮台已经损失的七七八八,连续不好的消息,让约翰此刻的心已经是陷入冰冷当中,而不久前,港口传来消息, 高卢舰队并没有跟随威廉一同作战。

    这更是让他气的牙齿发痒,他早就绝对这高卢公鸡有些不敢相信,只是没有办法,现在有求于他,才会如粗。

    而如今,这群狗日的总算是掉了链子,这是在是让人感觉到对方的卑鄙。

    心烦意乱的约翰,只能是在自己的书房当中喝酒解闷,希望用酒水来麻醉自己的神经,不在去想这个十分反锁的事情。

    毕竟事情艰难,他真不知道,自己如今要如何去处理目前这么多的问题。

    咚咚咚……

    总督府关闭的房门已经被打开。坐在里面一直愣神的约翰见到进来的是自己的副官,他不由得颤抖的占秋来看向面如任何表情的副官问道;“怎么样?怎么样?有消息了嘛。”

    副官看了下面前的约翰,只是嗯了一声,让约翰都搞不明白,这究竟是海战胜利了,还是说失败了。

    “你他么的到是说话啊,究竟如何了?”约翰脸色铁青揪住副官的衣领问道。